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童話故事 > 安徒生童話> 好心境

          好心境

          來源: 未知 作者: 笑一笑 時間: 2015-04-06 閱讀: 次

          我從我父親那裏繼承了一筆最好的遺産:我有一個好心境。那麽誰是我的父親呢?咳,這跟好的心境沒有什麽關系!他是一個心寬體胖的人,又圓又肥。他的外表和內心跟他的職業完全不相稱。那麽,他的職業和社會地 位是怎樣的呢?是的,如果把這寫下來,印在一本書的開頭,很可能許多人一讀到它就會把書扔掉,說:“這使我感到真不舒服,我不要讀這類的東西。”但是我的 父親既不是一個殺馬的屠夫,也不是一個劊子手。相反地,他的職業卻使他站在城裏最尊貴的人的面前。這是他的權利,也是他的地位。他得走在前面,在主教的前 面,在純血統的王子前面,他老是走在前面——因爲他是一個趕柩車的人!

          你看,我把真情說出來了!我可以說,當人們看見我的父親高高地坐在死神的交通車上,穿著一件又長又寬的黑披風,頭上戴著一頂綴有黑紗的三角帽,加上他那一副像太陽一樣的圓圓的笑臉,人們恐怕很難想到墳墓和悲哀了。他的那副圓面孔說:“不要怕,那比你所想象的要好得多!”

          你看,我繼承了他的“好心境”和一個經常拜訪墓地的習慣。如果你懷著“好心境”去,那倒是蠻痛快的事情。像他一樣,我也訂閱《新聞報》。

          我並不太年輕。我既沒有老婆,又沒有孩子,也沒有書。不過,像前面說過了的,我訂閱《新聞報》。它是我最心愛的一種報紙,也是我父親最心愛的一種報紙。它的用處很大,一個人所需要知道的東西裏面全有——比如:誰在教堂裏講道,誰在新書裏說教;在什麽地方你可以找到房子和傭人,買到衣服和食物;誰在拍賣東西,誰在破産。人們還可以在上面讀到許多慈善事情和天真無邪的詩!此外還有征婚、訂約會和拒絕約會的廣告等——一切都是非常簡單和自然!一個人如果訂閱《新聞報》,他就可以很愉快地生活著,很愉快地走進墳墓裏去。同時在他壽終正寢的時候,他可以有一大堆報紙,舒舒服服地睡在上面——假如他不願意睡在刨花上的話。

          《新聞報》和墓地是我精神上兩件最富有刺激性的消遣,是我的好心境的最舒適的浴泉。

          當然誰都可以閱讀《新聞報》。不過請你一塊兒跟我到墓地來吧。當太陽在照著的時候,當樹兒變綠了的時候,我們到墓地去吧。我們可以在墳墓之間走走!每座 墳像一本背脊朝上的。合著的書本——你只能看到書名。它說明書的內容,但同時什麽東西也沒有說明。不過我知道它的內容——我從我的父親和我自己知道的。我 的“墳墓書”都把它記載了下來,這是我自己作爲參考和消遣所寫的一本書。所有的事情都寫在裏面,還有其他更多的東西。

          現在我們來到了墓地。

          這兒,在一排塗了白漆的欄柵後面,曾經長著一棵玫瑰樹。它現在已經沒有了,不過從鄰近墳上的一小棵常青樹伸過來的枝子,似乎彌補了這個損失。在這兒躺著一個非常不幸的人;但是,當他活著的時候,他的生活很好,即一般人所謂的“小康”。他的收人還有一點剩余。不過他太喜歡關心這個世界——或者更正確地說,關心藝術。當他晚間坐在戲院裏以全副精神欣賞戲的時候,如果布景人把月亮兩邊的燈光弄得太強了一點,或者把本來應該放在景後邊的天空懸在景上面,或者把棕桐樹放在亞馬格爾①的風景裏,或者把仙人掌放在蒂洛爾②的風景裏,或者把山毛榉放在挪威的北部,他就忍受不了。這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,誰會去理它呢?誰會爲這些瑣事而感到不安呢?這無非是在做戲,其目的是給人娛樂。觀衆有時大鼓一頓掌,有時只略微鼓幾下。

          ①亞馬格爾(Amager)是離哥本哈根不遠的一個海島。

          ②蒂洛爾(Tyrol)是奧地利的一個多山的省份。

          “這簡直是濕柴火,”他說。“它今晚一點也燃不起來!”于是他就向四周望,看看這些觀衆究竟是什麽人。他發現他們笑得不是時候:他們在不應當笑的地方卻大笑了——這使得他心煩,坐立不安,成爲一個不幸的人。現在他躺在墳墓裏。

          這兒躺著一個非常幸福的人,這也就是說——一位大人物。他出身很高貴,而這是他的幸運,否則他也就永遠是一個渺小的人了。不過大自然把一切安排得很聰明,我們一想起這點就覺得很愉快。他過去常穿著前後都繡了花的衣服,在沙龍的社交場合出現,像那些鑲得有珍珠的拉鈴繩的把手一樣——它後面老是有一根很適用的粗繩子在代替它做工作。他後邊也有一根很粗的好繩子——一個替身——代替他做工作,而且現在仍然在另一個鑲有珍珠的新把手後面做工作。樣樣事情都安排得這樣聰明,使人很容易獲得好心境。

          這兒躺著——唔,想起來很傷心!——這兒躺著一個人,他花了67年的光陰要想說出一個偉大的思想。他活著就是爲了要找到一個偉大的思想。最後他相信他找 到了。因此他很高興,他終于懷著這個偉大的思想死去。誰也沒有得到這個偉大思想的好處,誰也沒有聽到過這個偉大的思想。現在我想,這個偉大的思想使他不能 在墳墓裏休息:比如說吧,這個好思想只有在吃早飯的時候說出來才能有效,而他,根據一般人關于幽靈的看法,只能在半夜才能升起來和走動。那麽他的偉大的思想與時間的條件不合。誰也不會發笑,他只好把他的偉大思想又帶進墳墓裏去。所以這是一座憂郁的墳墓。

          這兒躺著一個異常吝啬的婦人。在她活著的時候,她常常夜間起來,學著貓叫,使鄰人相信她養了一只貓——她是那麽地吝啬!

          這兒躺著一個出自名門的小姐,她跟別人在一起的時候,總是希望人們聽到她的歌聲。她唱:“mi manca la voce!”①這是她生命中一件唯一真實的事情。

          ①這是一句意大利文,直譯的意義是:“我就是沒有一個好聲音。”

          這兒躺著一個另一類型的姑娘!當心裏的金絲雀在歌唱著的時候,理智的指頭就來塞住她的耳朵。這位美麗的姑娘總是“差不多快要結婚了”。不過——唔,這是一個老故事……不過說得好聽一點罷了。我們還是讓死者休息吧。

          這兒躺著一個寡婦。她嘴裏滿是天鵝的歌聲,但她的心中卻藏著貓頭鷹的膽汁。她常常到鄰家去獵取人家的缺點。這很像古時的“警察朋友”,他跑來跑去想要找到一座並不存在的陰溝上的橋。

          這兒是一個家庭的墳地。這家庭的每一分子都相信,假如整個世界和報紙說“如此這般”,而他們的小孩從學校裏回來說:“我聽到的是那樣,”那麽他的說法就是唯一的真理,因爲他是這家裏的一分子。大家也都知道:如果這家裏的一個公雞在半夜啼叫,這家的人就要說這是天明,雖然守夜人和城裏所有的鍾都說這是半夜。

          偉大的詩人歌 德在他的《浮士德》的結尾說了這樣的話:“可能繼續下去。”我們在墓地裏的散步也是這樣。我常常到這兒來!如果我的任何朋友,或者敵人弄得我活不下去的 話,我就來到這塊地方,揀一塊綠草地,獻給我打算埋掉的他或她,立刻把他們埋葬掉。他們躺在那兒,沒有生命,沒有力量,直到他們變成更新和更好的人才活轉 來。我把他們的生活和事迹,依照我的看法,在我的“墳墓書”上記錄下來,用我的一套看法去研究它們。大家也應該這樣做。當人們做了太對不起人的事情的時 候,你不應該只感覺苦惱,而應該立刻把他們埋葬掉,同時保持自己的好心境和閱讀《新聞報》——這報紙上的文章是由許多人寫成的,但是有一只手在那裏牽線。

          有一天.當我應該把我自己和我的故事裝進墳墓裏去的時候,我希望人們寫這樣一個墓志銘:

          “一個好心境的人!”

          這就是我的故事。

          (1852)

          這是一篇童話式的雜文,最先收集在1852年4月5日出版的《故事集》裏。用童話的形式來寫雜文,這是安徒生的一個創造。故事雖短,但它所反映的現實卻是既深刻又尖銳的。

        • 上一篇: 一滴水
        • 下一篇: 幸運可能就在一根棒上
        •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      隨時手機看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