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do id="dlj3b3"></bdo><em id="dlj3b3"></em><li id="dlj3b3"></li>
      1. <option id="dlj3b3"></option>
      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1h6mpf"></tbody><label id="1h6mpf"></label><dl id="1h6mpf"></dl><dl id="1h6mpf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• 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迷案追蹤> 兄弟倆的計劃

                    兄弟倆的計劃

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10-30 閱讀: 次
                      喬迪和傑倫是兄弟倆,他們相差兩歲,體形和容貌十分相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年,兄弟倆的父親去世了,留下一套位于市中心的房産。父親去世前沒有立遺囑,根據法律,房産應該由兄弟倆平分。可是,兩人都想獨得遺産,于是打起了對方的主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天,哥哥喬迪邀請弟弟傑倫去家裏吃晚飯,說要送他一份禮物。傑倫暗暗犯疑:這些年,自己和哥哥的關系十分冷漠,他怎麽會送自己禮物呢?但傑倫想知道哥哥到底要搞什麽鬼,還是答應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哥哥家,喬迪已經一臉笑容地迎在門口了。進屋時,傑倫注意到喬迪用右手扶著腰,他隨口問了一句:“你的腰怎麽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喬迪擺擺手說:“這事過一會兒再說,先吃飯吧。”說著就拉傑倫坐到了桌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菜肴很豐盛,有傑倫最愛吃的大龍蝦,還有一瓶價格不菲的葡萄酒。喬迪怎麽會這麽慷慨?傑倫想不明白,索性主動出擊,問:“哥哥,你說要送我禮物,到底是什麽啊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喬迪笑了笑,說:“我想送你2000美元,怎麽樣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傑倫瞪大了眼睛,喬迪自顧自地喝了一杯酒,才慢悠悠地解釋起來:他想讓傑倫幫自己頂班完成一項業績,到時他會送傑倫2000美元好處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,喬迪在一家下水道施工公司當焊工,公司規定:只要一個季度完成1000截鋼管的焊接任務,就獎勵4000美元獎金。距本季度結束還有三天,喬迪只差50截鋼管就完成任務了,可就在這節骨眼上,他的腰病犯了,蹲不下身子,也就無法工作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傑倫以前也幹過焊工,他暗想:雖然自己不幹這行有一陣子了,但三天焊接50根鋼管,還是很輕松的。想著想著,他突然發現一個問題,就問喬迪:“我們雖然長得像,但畢竟是兩個人,由我去頂你的班,你的工友不會發現嗎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喬迪說:“你忘了,我是在地下管道裏焊接,那裏是密閉空間,電焊會産生有毒氣體,因此工作時需要穿氧氣服。你想想,管道裏本來就黑,再戴上厚厚的面罩,到時候誰能認得出你呢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傑倫覺得有道理,這時喬迪又說:“到時候你早點去,在大家來之前打開我的更衣櫃,穿上氧氣服。完成任務後,你提前離開,就能神不知鬼不覺地頂替我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傑倫點點頭,這時喬迪又從懷裏拿出一個小盒子,打開盒子,裏面是一片圓形的指甲蓋大小的透明硅膠。喬迪解釋說:“這叫指紋膜,可以保存指紋。我已經把我的指紋錄在上面,到時候你只要拿著這指紋膜到我公司的打卡機上打卡,替我頂班的事就萬無一失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傑倫好奇地看著指紋膜,喬迪就教了他一遍使用方法:讓他先把指紋膜戴在食指上,然後把自己的手機遞過去。傑倫用指紋膜輕觸開機按鈕,手機果然開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傑倫看著指紋膜,腦中突然産生了一個罪惡的念頭。他爽快地答應了替喬迪頂班的要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喬迪見他答應了,十分高興。兩人又喝了一會兒酒,傑倫站起來說:“我有些頭暈,可能喝醉了,你能陪我去院子裏散散步、吹吹風嗎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喬迪說“好”,于是兄弟倆並排走向後院。後院很黑,傑倫有意向著計劃好的方向走去,突然,黑暗裏傳來“哎喲”一聲,接著便聽到“咚”的一聲,是重物墜落的聲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黑暗裏,傑倫氣喘籲籲,一顆心“撲通撲通”跳個不停,因爲就在剛才,他趁黑把哥哥喬迪推下了陡崖——喬迪的院子建在海邊,後院就挨著海邊的陡崖,陡崖下面都是岩石,人一旦摔下去,必死無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傑倫找來手電筒往崖下照去,只見喬迪一動不動地伏著,他的頭正好撞在一塊尖銳的岩石上,岩石上染著一攤血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,這就是傑倫靈機一動想到的殺人計劃。這裏的陡崖很隱秘,如果不進入喬迪的院子,從外面根本看不到崖下的屍體。這樣,只要明天傑倫拿著喬迪的指紋膜去頂班,警方將來調查時就會得出結論:這天喬迪還活著,因爲他去上班了,他一定是在下班後的某個時間遇害的。而傑倫只要安排好那個時段的不在場證明,就能逃脫警方的追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傑倫把酒桌收拾了一下,把自己來過的痕迹清理得幹幹淨淨,隨後悄悄鎖上門,離開了哥哥的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傑倫提前半小時來到哥哥的工作地點,用指紋膜順利打卡進了公司。拿到哥哥的氧氣服後,他仔細檢查了一遍——說不准哥哥會故意害自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檢查完氧氣服沒問題,傑倫又檢查起了配套的氧氣罐。從壓力表看,裏面的氧氣是滿的,但傑倫不放心,把裏面的氧氣全放了,又開了旁邊的制氧機,重新充起了氧氣,等壓力表顯示滿了之後,他才穿上氧氣服,打開氧氣罐,大大吸了兩口,沒錯,是新鮮的氧氣。做完這些,傑倫穿戴好工作服進了工作地點——正在施工的地下管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傑倫從工頭處領了30截鋼管,工頭沒看出什麽異樣,還拍著他肩膀喊:“喬迪,你小子這個月肯定能拿獎金了,到時候別忘了請大夥兒喝酒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後,傑倫走向地下管道的深處——工程已經到了收尾階段,未焊接的管道都在深處。到了要焊接的地方,傑倫打開電焊槍就工作了起來。他的心情美極了,只要撐過今天,父親留下的房産自己就可以獨吞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工作了兩小時,傑倫突然感到吸氧很費勁,不好,氧氣罐裏的氧氣不夠了。不應該啊!根據以往經驗,一罐氧氣至少能保證工作四到五個小時,現在僅僅工作了兩個小時,怎麽會沒氧了呢?另外,氧氣服在氧氣剩下大約十分之一時,會有報警提示,現在氧氣已經不夠了,明顯過了十分之一的警戒線,爲什麽之前沒聽到報警聲?
                      傑倫突然感到恐慌,現在,他費好大勁才能吸上一口氧——這說明氧氣罐裏的氧氣即將用盡,不行,必須出去了。他丟下電焊槍,就朝長長的管道盡頭——出口的亮光處跑去,跑著跑著,他開始雙腿發軟,兩眼也模糊起來,但他靠著堅強的意志力,繼續奮力往前跑。終于,他看到了出口,現在他要揭開氧氣面罩,吸上一口救命的新鮮空氣了。傑倫把手伸向脖子處,那裏應該有個開關,一按,就能把面罩摘下來,可是他的手摸了半天,那裏光禿禿的,啥都沒有。開關在哪兒?他雙手亂摸,最終他倒下了——沒能吸上最後一口氧,就窒息而死了。死之前,他明白了:這一切都是哥哥喬迪設下的詭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,喬迪早就發現自己的氧氣服有問題了:氧氣罐的壓力表壞了——只充了半罐的氧氣,壓力表卻顯示充滿了。本該去換裝備的他,卻選擇了沉默,並由此制訂了殺害弟弟的計劃。喬迪還故意把氧氣服上的報警器弄壞——這樣它就不能報警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喬迪知道,這新款的氧氣服開關在腰間,並不像傳統的氧氣服,開關在脖子處。弟弟已有一陣子不幹這行了,情急之下,他是絕對找不到開關的。只要把弟弟引到這裏工作,就有很大可能讓他缺氧而亡。到時候警察來調查,自己即便大大方方地承認是爲了獎金讓弟弟來頂班,警方也絕找不到證據證明自己是故意殺人。喬迪想,如果這被定性爲意外事故,自己說不准還能從公司領到一筆賠償款,這真是一箭雙雕的妙計啊!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就是兄弟倆的計劃,結果應了那句俗語:害人終害己。
                  • 上一篇: 毒蠅紙
                  • 下一篇: 綁票
                  •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      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                隨時手機看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