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 id="q83a2o"><acronym id="q83a2o"><ul id="q83a2o"></ul></acronym><dt id="q83a2o"><legend id="q83a2o"></legend><strike id="q83a2o"></strike></dt></li><form id="q83a2o"><fieldset id="q83a2o"><li id="q83a2o"></li><center id="q83a2o"></center><strong id="q83a2o"></strong></fieldset><i id="q83a2o"><dd id="q83a2o"></dd><center id="q83a2o"></center><li id="q83a2o"></li></i><select id="q83a2o"><address id="q83a2o"></address></select></form><em id="q83a2o"><b id="q83a2o"><li id="q83a2o"></li><dt id="q83a2o"></dt></b><ins id="q83a2o"><noframes id="q83a2o">
    <dd id="q83a2o"></dd><span id="q83a2o"></span><tbody id="q83a2o"></tbody><em id="q83a2o"></em><noscript id="q83a2o"></noscript>
    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民間故事> 和慈禧打賭

    和慈禧打賭

    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11-27 閱讀: 次
      光緒年間,閻敬銘擔任戶部尚書。他爲官清正廉潔,深得慈禧賞識。
      這日退朝後,慈禧留下閻敬銘聊天。二人正說話間,內務府總管李蓮英輕步進來,對慈禧說:“老佛爺,您要的皮箱送到了。”慈禧說:“拿一個過來,哀家瞅瞅。”
      不一會兒,李蓮英就拎著一個皮箱進來了。慈禧看了看,對閻敬銘說:“閻大人,你瞅瞅哀家買的這皮箱怎麽樣啊?”閻敬銘走近看了看,問:“太後,這皮箱多少錢?”慈禧回答說:“六十兩銀子一個,哀家買了一百個。”
      閻敬銘大吃一驚:“太後,恕臣直言,這皮箱買得忒貴了。前幾日賤內也買了一個,才花了六兩銀子。”
      慈禧扭頭問李蓮英:“小李子,你聽見了嗎?”
      李蓮英臉色一變,急忙回答說:“老佛爺,奴才這就到內務府去問。”說完,他意味深長地瞥了一眼閻敬銘,離開了。
      慈禧忽然問:“閻大人,要是這皮箱外面賣的不是六兩,而是六十兩,你打算怎麽辦?”閻敬銘搖搖頭說:“不可能。一個皮箱,六兩已經不便宜了。”
      慈禧瞅著閻敬銘,說:“你敢跟哀家打賭嗎?七天之內,如果你能買到六兩一個的皮箱,就算你贏,幫哀家買一百個,哀家賞你黃馬褂,否則就是你輸,到時候……”閻敬銘點了點頭:“如果臣賭輸了,願憑太後發落。”慈禧“嗯”了一聲:“你退下吧。”
      閻敬銘剛走出宮門,忽然聽到身後有人說:“閻大人,您下台階時悠著點兒!”他扭頭一瞧,竟是李蓮英,正笑眯眯地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      路過東河沿一家雜貨店時,閻敬銘見正好賣皮箱,進去就向掌櫃的訂了一百個,一個五兩五錢銀子,掌櫃的今晚備齊貨,明兒早上,閻敬銘打發管家來拉。
      第二天,管家一大早就去雜貨店拉皮箱了。一炷香過後,他回來對閻敬銘說:“老爺,雜貨店的掌櫃變卦了,一個箱子要六十兩銀子,忒氣人了!”
      閻敬銘愣了一下:“真是豈有此理!你到別的地兒去買吧。”管家又去了好幾個地方,奇怪的是,這些雜貨店不是缺貨,就是賣六十兩。
      閻敬銘又氣又急,對管家說:“我就不信,偌大的京城,還買不到六兩銀子的皮箱了。你一家挨著一家去找。”出乎他的意料,管家跑遍了四九城的大小雜貨店,家家全賣六十兩,而且是一口價!
      閻敬銘這才想起李蓮英那天說的那句話,難道是他在背後搞鬼?
      于是,閻敬銘又來到了東河沿那家雜貨店。掌櫃的見到他,“撲通”一下跪在地上,說出了實話:“大人,那天您前腳剛走,後腳就來了倆宮裏的人,要小的把皮箱價漲到六十兩,不然就抓去坐大牢!”閻敬銘心裏全明白了。
      離賭約期限只有三天時間了,閻敬銘琢磨了片刻,讓管家給天津衛的北洋鑄錢局發電報,請督辦幫忙采買一百個皮箱,每個箱子不得超過六兩銀子。
      第二天,閻敬銘眼巴巴地盼了一天,卻沒等到天津送來皮箱。他心急如焚,當晚又叫管家發電報催,誰知鑄錢局既沒有回複,也不見來人。閻敬銘這才意識到,李蓮英早已搶先一步打點好了,這場賭約自個兒是輸定了。
      夫人對閻敬銘說:“六十兩就六十兩,你就說是六兩買的,交了皇差再說吧。”他卻斷然搖頭說:“弄虛作假的事,我不會做,也做不到!”
      這天上完朝,慈禧把閻敬銘叫去,問:“你給哀家買的皮箱呢?”閻敬銘跪在地上說:“回太後,臣沒買到。”
      慈禧笑了:“那你可就賭輸了。”閻敬銘卻搖了搖頭:“太後,臣並沒有賭輸。”慈禧愣了一下:“這話怎麽講啊?”
      閻敬銘卻沒言語,瞄了一眼慈禧身旁的李蓮英。李蓮英十分知趣,找個借口退了出去。閻敬銘這才把他買皮箱的事講了一遍:“太後,這件事背後,一直有人在和臣暗鬥。”慈禧十分意外:“竟有這種事?”
      閻敬銘回答說:“恕臣直言,您應該問一問李總管,他心裏恐怕最清楚了。”慈禧“哦”了一聲,卻說:“閻敬銘,不管怎麽說,你沒替哀家買到六兩銀子的皮箱,就是你輸了。說吧,是讓哀家革你的紅頂子,還是砍你的人頭?”
      閻敬銘沉聲說:“君叫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”慈禧卻笑了:“好了,看在你沒弄虛作假的分兒上,給哀家磕仨頭,就算是對你的懲處吧。”閻敬銘只好給慈禧磕頭謝恩。
      幾天後,閻敬銘聽說慈禧爲皮箱的事大發雷霆,命李蓮英徹查此事。查來查去,最後查到是采買皮箱的公公虛報銀兩,把他當場活活打死了。
      閻敬銘知道後,一聲長歎:“李蓮英這是在殺人滅口啊!”他決定奏請慈禧,追查李蓮英身爲內務府大總管的失職之責,于是連夜寫好折子,第二天就遞了上去。誰知,半個月過去了,宮裏卻一點動靜也沒有。
      這天上朝,慈禧忽然想重修被洋毛子毀壞的清漪園(頤和園),卻遭到閻敬銘的極力反對,理由是國庫虧空,拿不出銀子來,氣得慈禧拂袖而去。
      第二天,李蓮英突然登門而來,大聲說:“傳老佛爺懿旨,即刻革去閻敬銘戶部尚書一職,留京候任!”說完,他一聲冷笑,得意地走了。
      夫人埋怨說:“看吧,這就是你得罪李蓮英的結果。”閻敬銘卻“呵呵”一笑:“罷了也好,無官一身輕!”
      一天,北洋鑄錢局督辦來京辦差,特意來看望閻敬銘。閻敬銘問他怎麽不回電報,督辦十分驚訝:“大人,下官沒收到您發的電報啊!”閻敬銘一下子愣住了。
      夫人得知後,想起了一件事兒:“聽下人說,最近管家花錢特別闊綽,好像得了一筆外財似的。”閻敬銘立馬叫來管家質問:“上次給天津的電報你是怎麽發的?”
      管家瞅著閻敬銘的臉色不對勁,連忙跪在地上,磕頭如搗蒜:“老爺,那兩份電報,我……沒發。”
      閻敬銘驚呆了:“爲啥不發?說!”管家結結巴巴地講了原因。原來,打賭的那天晚上,李蓮英親自出面請管家吃飯,讓他盯著閻敬銘,有啥事立馬給宮裏禀報,還給了管家一張五百兩的銀票。
      閻敬銘大怒,打了管家一頓板子,把他轟走了。晚上,閻敬銘一陣長籲短歎後,寫奏折說他年事已高,請太後准許他告老還鄉。幾天後,折子卻被退了回來。閻敬銘心意已決,又連上三道折子,最後才被准奏。
      這天,閻敬銘特意來到東河沿的雜貨店,花六兩銀子買了個皮箱,放進奏折,派人送進了宮裏。然後,他帶著家眷離開京城,回老家去了。
      慈禧看完奏折後,叫來李蓮英,把折子扔在地上:“你好好看看吧,閻敬銘臨走前又給哀家遞折子,要罷你的總管。你爲啥不把屁股上的屎擦幹淨啊?”
      李蓮英撿起奏折,粗略看完後,邊磕頭邊說:“老佛爺,您消消氣兒,怪奴才考慮不周,忘了閻敬銘的管家。要不,您就摘了奴才的頂子吧,好讓奴才一心一意伺候您……”
      慈禧歎了口氣,說:“算了,看在你替哀家背鍋的分兒上,這事就到此爲止吧。這場賭約啊,說實話,是哀家輸了。”
      李蓮英卻說:“老佛爺,您是大清國的主子,怎麽會輸呢?您就是不吩咐奴才,奴才也會替您分憂。主子的面兒,就是咱大清國的面兒啊!”慈禧聽後笑了:“你呀,就會揀好聽的話哄哀家高興。甭跪著了,起來吧!”
  • 上一篇: 燒香不看貴賤
  • 下一篇: 兩把神刀
  • 猜你喜歡

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隨時手機看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