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address id="xiuivf"></address>
        <sup id="xiuivf"></sup><acronym id="xiuivf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1. <button id="3qlnwk"></button><u id="3qlnwk"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3qlnwk"><span id="3qlnwk"></span><small id="3qlnwk"></small><b id="3qlnwk"></b></acronym><q id="3qlnwk"><kbd id="3qlnwk"></kbd><tfoot id="3qlnwk"></tfoot></q>
                    <legend id="u77j9y"><tr id="u77j9y"><thead id="u77j9y"></thead><dd id="u77j9y"></dd><option id="u77j9y"></option><bdo id="u77j9y"></bdo></tr><tr id="u77j9y"><blockquote id="u77j9y"></blockquote><ol id="u77j9y"></ol></tr><strike id="u77j9y"></strike><tfoot id="u77j9y"></tfoot><pre id="u77j9y"></pre><em id="u77j9y"><strong id="u77j9y"></strong><abbr id="u77j9y"></abbr><abbr id="u77j9y"></abbr><dl id="u77j9y"></dl><dir id="u77j9y"></dir></em></legend><code id="u77j9y"><code id="u77j9y"><form id="u77j9y"></form><q id="u77j9y"></q><ol id="u77j9y"></ol><big id="u77j9y"></big></code><q id="u77j9y"><table id="u77j9y"></table></q><dir id="u77j9y"><tt id="u77j9y"></tt></dir><dfn id="u77j9y"></dfn><em id="u77j9y"></em><noscript id="u77j9y"></noscript><noframes id="u77j9y"><big id="u77j9y"><abbr id="u77j9y"></abbr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民間故事> 大廚破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廚破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11-28 閱讀: 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嘉靖年間,江南泾縣城裏有位中年男子名叫郭松青,燒得一手好菜,素有大廚之美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年五月,泾縣城外百多裏處的一戶人家操辦壽宴,請郭松青過去掌廚。等郭松青掌完廚回到家中,已是5天後的下午。他剛喝了兩口涼茶,忽聽從一戶鄰居家裏隱隱地傳來一陣哭聲。疑惑之際,他老婆走了過來,告訴他說,那家鄰居剛剛辦了喪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,那戶發出哭聲的人家戶主名叫周立長,40多歲,常年以販賣中藥材爲生,家中很是富有。4天前,周立長也應家住泾縣城裏的朋友邱大鵬之邀,去他家中喝酒。不料酒剛喝到半酣,周立長忽然一頭栽倒在地,邱大鵬連忙去請郎中,可沒等郎中趕到邱家,周立長早已氣絕身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立長正值壯年,咋會好端端地死在邱家的酒桌上?周家人震驚之余,不禁覺得周立長的死因蹊跷得很,當即報了官。梁知縣連忙帶領一幫捕快和仵作趕到邱家,可經過一番查訪,卻並沒發現有人謀害周立長的線索。而通過驗屍,周立長的身上既無內傷也無外傷,其死源于心疾發作,于是梁知縣便以周立長因病而死爲結論,終止了查案。周立長一向有心疾,因此周家人對梁知縣所下的定論覺得在情在理,于是不再刨根問底,把周立長擡回家辦了喪事。剛才,周家人想到周立長壯年早逝,不禁悲從中來,在家中飲泣,不想哭聲傳到了郭松青的耳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松青與周立長是多年好友,如今驚聞周立長撒手西去,一時間不禁淚流滿面。悲痛之余,他心中的一團疑雲久久不能散去:周立長有心疾不假,且梁知縣對其死因已有定論,但周立長的心疾一向很輕微,怎麽會無緣無故地心疾突發,而一命嗚呼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松青連忙趕到周家探望,並去周立長的墳前吊唁了一番,然後他匆匆趕往邱家。邱大鵬正在家中獨自飲酒,見郭松青到來,忙起身讓座,郭松青哪有心思陪著邱大鵬喝酒,他剛一坐下,便詢問起周立長心疾發作時的詳情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邱大鵬歎了一口氣,詳詳細細地說了起來。郭松青聽著聽著,無意中一擡頭,心中忽然一緊。他發現邱大鵬雖然很是傷感,但眼神之中卻有一絲隱隱的躲閃之色,更有一種不易覺察的得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松青裝著毫不在意的樣子,四下裏打量起來。在邱家待了半個多時辰之後,郭松青走出了邱家的大門,迎面碰上了邱家的一位鄰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松青與邱家的那位鄰居相熟,當下他停下腳步,與邱家的那位鄰居閑聊起來。邱家的那位鄰居向郭松青透露了一個情況:周立長在邱家飲酒那天,忽然從邱家傳出了一聲叫喊,其聲極爲恐怖,隨後便看見邱大鵬匆匆外出求醫,再隨後便從邱家傳出了周立長暴病而亡的消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家後,郭松青連續5天天剛放亮便匆匆出城而去。回來後就在紙上寫了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擱筆之時,天已大亮,郭松青來到了一座大宅院前,敲響了門環。那戶人家姓徐,是泾縣城裏數一數二的富戶,其一家之主人稱“徐員外”。門開了,一位仆人走了出來,領著郭松青去見徐員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年前,徐員外偶然嘗了一回郭松青做的菜,頓時贊不絕口,之後,他多次邀請郭松青去家中當大廚,並許以豐厚的工錢,而郭松青總是斷然拒絕,令徐員外很是失望,所以今天郭松青來到他的家中,主動要求做大廚,不禁令徐員外喜出望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轉眼一個月時間過去了。這天一早,徐員外吩咐郭松青上街多買些好酒好菜,晚上他要請客。郭松青一聽便知:梁知縣要來徐家做客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天晚上,梁知縣來到了徐員外家,賓主落座後,徐員外吩咐廚房上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菜一道道上了桌,梁知縣與徐員外推杯換盞起來。酒至半酣,郭松青又將一盤菜端上了桌,緊接著,他的右手忽然往地上一指:“知縣大人,您看這是啥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知縣、徐員外聞聲往地面上一看,只見地面上蹦跳著兩只青蛙。房子裏怎麽會出現青蛙?徐員外正在詫異,梁知縣猛然站起身,驚訝地叫了一聲,身子顫抖著,直往徐員外的身後躲。原來,梁知縣最怕青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時,就見徐員外厲聲沖著站在一旁伺候著的兩位仆人道:“你們咋讓這兩只青蛙蹦進房子裏來了?不想要工錢了!”兩位仆人慌忙去捉青蛙,這時,就聽郭松青道:“徐員外,不要責怪兩位仆人,這兩只青蛙是被我帶進房子裏來的,您千萬不要責怪他們。”徐員外氣憤得手直顫抖,“郭松青,你咋能這樣驚嚇梁知縣,掃我們的酒興?”說完這句話後,他把臉轉向梁知縣:“知縣大人,郭松青心存不良,您應該重重地治他的罪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位仆人三撲兩撲,終于捉住了那兩只青蛙,然後快步走向屋外去扔棄。梁知縣穩穩心神,向站在門外的幾位衙役大喝一聲:“將這膽大妄爲的郭松青拿下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幾位衙役如狼似虎地撲進屋來。就在這時,郭松青往梁知縣的跟前一跪,“知縣大人,小民做出此舉實屬無奈,小民有狀要告!”說著,他從懷裏掏出一疊紙,用雙手捧著高高舉過頭頂,“小民的鄰居周立長之死屬被人設計謀害,知縣大人千萬要替他申冤啊!”梁知縣把桌子一拍,“周立長之死源于心疾發作,此事早已結案,你作爲一位大廚,只需用心做好你的菜便是,休得無理取鬧!”郭松青仍然高舉著手中的那疊紙,“知縣大人,周立長死于心疾不假,但他心疾突發實屬有人謀害。您看完小民的狀紙,再發落小人不遲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知縣遲疑了一下,然後接過那疊紙,看了起來。梁知縣一連把那狀紙看了3遍,然後喃喃道:“郭松青,我知道你的用意了!衙役們,快隨我趕去邱家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梁知縣領著衙役趕到了邱家,他將目光往牆壁上一掃,微微點了點頭,然後大喝一聲,命衙役將正在喝茶的邱大鵬綁了。邱大鵬大喊冤枉,梁知縣親手從牆壁上摘下一只竹簍,沖邱大鵬一笑,“邱大鵬,你冤不冤枉,這只竹簍知道!”聽了這話,邱大鵬一個趔趄,險些栽倒在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知縣揮揮手,領著衙役將邱大鵬帶回了縣衙,然後派出人手,按照郭松青在狀紙上列出的名單,抓捕邱大鵬的同夥,傳人證到堂……雞叫四遍之時,梁知縣終于把案情審了個水落石出:周立長確實死于邱大鵬極其同夥的謀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邱大鵬的同夥名叫邱秋生。邱秋生是邱大鵬的遠房弟弟,家中也頗爲富有,他與周立長原本關系不錯,可有一件事,卻令邱秋生對周立長懷恨在心,進而動了殺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泾縣城裏有一富戶因家境敗落,去年夏天,他欲將自家的宅院賣出,邱秋生找上門去,與他談起了買宅一事。就在兩人快要成交之時,周立長也找上門去,欲買下那套宅院,而他許出的價格比邱秋生許出的價格高。于是,那位破敗富戶理所當然地將他的宅院賣給了周立長,邱秋生則落了個竹籃打水一場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買賣之事原屬平常,但邱秋生一向心胸狹窄,他見周立長從自己的手裏搶購走了那套宅院,不禁在心裏頭結下了疙瘩。時隔不久,周立長將那套宅院轉手賣出,大賺了一筆,讓邱秋生眼紅之余,更對周立長懷恨在心。他將自己的遠房哥哥邱大鵬叫到家中,共同商議除掉周立長之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邱大鵬與周立長是交往多年的朋友,心中多少有些不忍,所以剛開始時,他拒絕了邱秋生,可時間一長,他架不住邱秋生一遍又一遍的勸說,以及邱秋生許下的300兩銀子酬金的誘惑,終于答應了邱大鵬,並獻出了一條自以爲萬無一失的計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邱大鵬知道周立長非常怕蛇,且有心疾,他的計策是:事先用一只竹簍裝好一條蛇,然後請周立長去他家中喝酒,在其毫不留意的情況下,打開那只竹簍,讓周立長近距離地看到那條蛇,受到突然的驚嚇,引發其心疾,使其死亡,然後悄悄處理掉那條蛇,達到神不知鬼不覺的效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得到邱秋生的贊同之後,邱大鵬依計而行:他先去深山裏找到了一位以捕蛇爲生的漢子,買下了一條模樣恐怖的蛇,裝在竹簍裏帶回家中,然後請周立長來自己的家中喝酒。在酒喝到半酣之時,他把那只竹簍放在周立長的面前,引周立長湊近了看蛇,使其受到突然的驚嚇,引發心疾而亡,隨後,他偷偷地放跑了那條蛇,並像往常一樣,將那只竹簍挂到了牆壁上……本來,他的這條計策確實很周全,並在周立長暴亡之初,沒讓查案的梁知縣查出一點兒破綻,但他的這套把戲沒能瞞過郭松青的雙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,他回到家中,經過一番苦苦的思索,終于找出了線索:周立長怕蛇,有一次他遠遠地看見了一條蛇,被嚇得大叫一聲,並引發了心疾,在床上一連躺了3天才恢複過來。由此可以推斷,邱大鵬的鄰居所聽到的那聲恐怖的叫喊,很可能是周立長在邱家看見蛇之後所發出的,至于周立長爲何好端端地在邱家看見了蛇,其根源就在那只被邱家挂在牆壁上的竹簍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松青去城外的深山之中,連查訪了5天,終于從一位以捕蛇爲生的漢子那裏得知,邱大鵬確實在周立長死日的3天前,從他手中買走了一條蛇,裝入那只加了蓋子的、常背去山中采摘野茶的竹簍……至此,郭松青斷定是邱大鵬用蛇嚇死了周立長,而他熟知邱秋生與周立長之間的糾葛,以及邱大鵬與邱秋生的遠房兄弟關系,所以,他也推斷出了邱秋生是邱大鵬的同夥,以及兩人作案的動機。而邱大鵬在作案後,因疏忽大意,沒有去除竹簍上的那個新加的蓋子,從而讓郭松青看出了關鍵的破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理說,郭松青在查出了事情的真相並寫好了狀紙之後,應該把它交給周家,讓周家人去縣衙擊鼓鳴冤,但他考慮到周立長死後,周家人老的老小的小,根本就沒有去告狀的合適人選,而那樣一來,必然會鬧出很大的動靜,讓邱大鵬與邱秋生有毀滅罪證、封住證人之口的時間。而更關鍵的是,梁知縣已對周立長之死下了定論,想要他推翻自己的查案結果談何容易,所以,必須讓他有個類似的親身體會,他才會相信狀紙上的所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基于這麽一番深思熟慮,郭松青才放棄了讓周家人去告狀的打算,親自來到徐家當起了大廚,因爲只有在徐家他才可以接近梁知縣。今晚,他利用上菜之機,悄悄將兩只令梁知縣感到害怕的青蛙放到了酒桌前的地面上,讓梁知縣相信了一條蛇確實可以嚇死有心疾的周立長,從而抓捕了案犯、查清了周立長之死一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邱大鵬、邱秋生被判了秋後斬。周家人感激不盡。郭松青辭去徐家大廚之職後,向梁知縣請罪,請求他重重處罰自己用青蛙嚇唬他的罪過。梁知縣卻擺擺手道:“本縣念你爲周立長申冤的一片苦心,就不治你的罪過了。不過,以後若有機會的話,你可要用心做上幾個好菜,讓本縣解解饞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上一篇: 奪命血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下一篇: 燒香不看貴賤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時手機看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