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kbd id="ylj9uu"></kbd><ol id="ylj9uu"></ol>
<form id="ylj9uu"><button id="ylj9uu"></button><b id="ylj9uu"></b></form><blockquote id="ylj9uu"></blockquote><small id="ylj9uu"></small><center id="ylj9uu"></center><dt id="ylj9uu"></dt><i id="ylj9uu"><u id="ylj9uu"></u><option id="ylj9uu"></option><style id="ylj9uu"></style><dl id="ylj9uu"></dl><i id="ylj9uu"></i></i><li id="ylj9uu"><i id="ylj9uu"></i><small id="ylj9uu"></small><abbr id="ylj9uu"></abbr><table id="ylj9uu"></table></li><code id="ylj9uu"><dir id="ylj9uu"></dir><address id="ylj9uu"></address><li id="ylj9uu"></li><dd id="ylj9uu"></dd></code>
              1. <u id="8emso8"><big id="8emso8"><dt id="8emso8"></dt><tfoot id="8emso8"></tfoot><legend id="8emso8"></legend><bdo id="8emso8"></bdo></big></u><q id="8emso8"><dl id="8emso8"><kbd id="8emso8"></kbd></dl><option id="8emso8"><thead id="8emso8"></thead></option><tt id="8emso8"><tt id="8emso8"></tt><div id="8emso8"></div><sup id="8emso8"></sup><fieldset id="8emso8"></fieldset></tt></q><style id="8emso8"><blockquote id="8emso8"><pre id="8emso8"></pre><q id="8emso8"></q><pre id="8emso8"></pre></blockquote><noscript id="8emso8"><center id="8emso8"></center><abbr id="8emso8"></abbr></noscript><thead id="8emso8"><th id="8emso8"></th><tbody id="8emso8"></tbody><u id="8emso8"></u><bdo id="8emso8"></bdo></thead><optgroup id="8emso8"><blockquote id="8emso8"></blockquote><span id="8emso8"></span><option id="8emso8"></option><dl id="8emso8"></dl><i id="8emso8"></i></optgroup><table id="8emso8"><select id="8emso8"></select><ins id="8emso8"></ins><pre id="8emso8"></pre><tt id="8emso8"></tt></table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民間故事> 奪命血書

                  奪命血書

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11-28 閱讀: 次
                    南宋年間,有個叫程子山的人,在京城做了個沒有什麽實權的小文官。但他善于鑽營,與朝中不少高官有私交,還自己上門認了權傾朝野的宰相秦桧爲師,以求靠上這棵大樹日後好“乘涼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天,秦桧差人去請程子山,程子山不敢怠慢。進了秦府,他被請到內院,可等了一整天也沒見到秦桧。程子山以爲秦桧沒空見他,又不敢主動告辭,只得硬著頭皮等。這時,有下人上來敬茶,放下茶盞並不離開,只是看著程子山笑。程子山奇怪,就問下人爲什麽笑。下人用手指著書案上的一張紙,說:“程大人,你看這文章寫得如何?我家相爺很喜歡這篇文章。”說完就退下了。程子山心下疑惑,走上前去,仔細看了起來。這篇文章名曰《星月賦》,文後寫有“秦暄”的名字。程子山知道,這秦暄是秦桧的孫子,正准備參加科考。他將這篇文章讀了一遍又一遍,本想秦桧召見他時,可以在秦桧面前吹捧秦暄幾句,討得秦桧歡心。可一直等到天黑,秦桧也沒召見他,程子山不得不告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過了幾日,程子山接到一紙任命,派他去主持貢生考試。這時他才恍然大悟,那秦暄正是此次科考的考生之一。程子山何等聰明,立刻領悟了秦桧的意思,當即把這次科考命題爲“以星月爲題做賦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果然,秦暄的《星月賦》無人可比,所有考官都贊不絕口。當發布錄取名單時,秦暄毫無疑問地得了頭一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切都是按照秦桧的設計進行的,他爲了讓孫子名正言順地考個第一名,就先讓孫子寫好文章,再讓程子山來府中無意間看到並熟記後,再任命他爲主考官。老奸巨猾的秦桧沒有看錯人,他這位八面玲珑的門徒果然有心計,無須點明便順利地完成了任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場作弊本以爲做得天衣無縫,卻還是出了纰漏。事後有考生揭露,秦暄的這篇《星月賦》並不是他所作。因爲早在科考之前就有人看到過這篇文章,是在一本名爲《士卿閑品》的書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堂堂宰相之孫抄襲作弊,此事非同小可。秦桧也聽到了外界的風言風語,馬上叫來秦暄詢問是怎麽回事。這秦暄柔弱膽小,見秦桧發怒,馬上不打自招。原來,秦桧命他在科考前做出一篇好文章來。可這秦暄平日最煩讀書,每次秦桧要看他的文章,他都是讓教書先生幫忙潤色才能過關。這次先生聽說事關科考,怕擔責任不肯再替他寫,秦暄索性命手下花重金去找一個會做文章的替他“捉刀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有錢能使鬼推磨,這篇《星月賦》就是花五十兩銀子從一個叫丁士卿的落魄書生手中買來的。秦桧對這篇文章十分贊賞,以爲秦暄有了長進。直到試後,秦桧才明白是怎麽回事。那個丁士卿是個屢試不中的書生,家境十分貧寒,只落得賣字爲生。這篇《星月賦》賣了一個大價錢,他就把這些年寫的得意文章集結出了一本《士卿閑品》。如今正值科考之際,好多考生買到了這本書,這才使秦暄“捉刀”作弊的事暴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得知內情後,秦桧大怒,取家法要懲治秦暄,嚇得秦暄面如白紙、抖如篩糠。正在這時有人要求見秦桧,來人正是那程子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秦桧喝令秦暄先退下,馬上讓程子山進來。程子山正是爲這事而來。如今事情越來越亂,他難逃幹系,這真是拍馬屁拍到了馬蹄子上。精明的程子山想,只有幫秦桧解決好這件事,自己才能不受連累,而且還能繼續得寵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程子山進來和秦桧閑聊了幾句,話題就轉到了秦暄身上:“公子此次奪魁真是不負衆望,聽說他學識淵博、下筆如神,已經有大作成書了,真是令人佩服呀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秦桧一驚,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,只得含含糊糊地說:“過獎,那都是塗鴉之作,實在不值一提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公子年少才高,我那些喜歡舞文弄墨的朋友都想與公子結識,故請他閑暇時屈尊寒舍。對了,一定要帶上那本大作給他們見識見識。”程子山說完就以有事爲由告辭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秦桧思量程子山此行的意圖,難道他真的不知道那本《士卿閑品》是別人寫的?肯定不會這樣簡單。他左思右想,終于有了眉目。原來,這位城府很深的程子山是給他出了個主意,用李代桃僵之計,將錯就錯,把別人寫的書說成是秦暄寫的,這樣一來既平息了抄襲作弊的風波,又可使秦暄得了博學多才的美名,真是一舉兩得的妙計!
                    秦桧又轉念一想,丁士卿可是個障礙啊!就算他一時將自己寫的書拱手讓與秦暄,也難保日後他不將此事宣揚出去。幹脆一不做二不休,秦桧眉頭一皺,想了一條毒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秦桧以秦暄要找個先生教他作文爲由,請丁士卿進了相府。正苦于找不到正經營生的丁士卿並不清楚內情,高高興興地來了。秦桧安排秦暄與丁士卿交談,暗中悄悄派人在丁士卿的茶裏下了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丁士卿一邊喝茶,一邊眉飛色舞地同秦暄談詩詞歌賦,忽然覺得腹中一陣絞痛。頓時豆大的汗珠從臉上滾落下來。秦暄一見嚇壞了,站起身就要走,不料被丁士卿一把揪住。欲質問他。但毒性發作,丁士卿已經說不出話來了,剛一張口便鮮血噴出,濺了秦暄一身,然後撲在秦暄身上直挺挺地栽倒在地,將秦暄壓在了身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秦暄本來就膽小,見此情景頓時嚇得魂飛魄散,沒命地慘叫起來。秦桧的下人趕緊沖進屋,只見丁士卿的手死死抓著秦暄不放,秦桧的下人只得將秦暄的衣服扯破,才把秦暄和丁士卿分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除掉了丁士卿,秦桧松了一口氣。他告訴秦暄:“以後就說那本《士卿閑品》是你寫的。‘士卿’是你寫文章時用的一個閑號。”但秦暄受了驚嚇,神情恍惚,秦桧說的話他根本沒聽明白。秦桧怒斥他膽小怯懦日後難成大器,秦暄如同受驚的鳥渾身不停地發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秦桧的下人打聽到,丁士卿那本《士卿閑品》是城中的尚聖書局印行的。丁士卿取走了幾十本,還有幾百本存在書局。秦桧就讓下人把那些書都弄到相府,一本都不要留。下人沖進尚聖書局,不由分說就要把書抄走,還威嚇書局老板不許聲張,否則有殺頭之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書局老板哪裏敢得罪秦桧,只得自認倒黴。可書局的老板娘不吃這套,同相府下人理論起來,說那丁士卿當初只付了一部分印書的錢,答應日後取書時再付清所欠,現在書都拿走了,錢誰給。相府下人把眼一瞪,說想要錢,就到相府找相爺去要!老板娘知道去了相府也要不出錢來,說不定連小命都得搭進去,可虧也不能就這麽白白吃了,得給秦桧老賊添添堵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老板娘趁相府下人不注意,把殺雞時留下的小半碗血悄悄地倒在了其中一本書中。這血被老板娘做了手腳,能滲入紙中,合上後看不出來。下人把書弄到相府,秦桧隨手拿了一本,可巧正是老板娘倒了雞血的那本。秦桧讓人把那本書交給秦暄,命他熟讀裏面的文章,以免別人問起那本書,秦暄說不出名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秦暄拿到那本書,打開一摸,弄了一手血。秦暄嚇得瞪大了眼睛,丁士卿臨死時拼命揪住他不放的場景立刻浮現在眼前。秦暄本來上次受到驚嚇就沒有恢複,這次又拿到帶血的書,秦暄的魂一下子就飛了。隨後,秦暄一聲慘叫,眼一翻倒在地上,當時就沒氣兒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老奸巨猾的秦桧本想讓自己的孫子飛黃騰達,沒想到機關算盡也未得逞。而他那不爭氣的孫子還被一本帶血的書奪去了小命,真應了那句話:惡有惡報!
                1. 上一篇: 光明殿屍蜂案
                2. 下一篇: 大廚破案
                3.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    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              隨時手機看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