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up id="hu94lc"></sup><legend id="hu94lc"></legend><center id="hu94lc"></center><style id="hu94lc"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民間故事> 光明殿屍蜂案

                  光明殿屍蜂案

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12-01 閱讀: 次
                    武陽的夜晚來得似乎特別早,狄仁傑一行在一家客棧剛住下,天便全黑了。過了許久,店家才掌著一盞昏暗的燈推門而進:“不好意思客官,小店這如豆的燭火點時間長了,怕傷害您的眼睛,您還是早些休息吧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店家把燭火放在了桌上,狄公看那燭火只有小指粗細,燭芯微亮,暗怪店家吝啬,便問:“店家如此節儉,武陽的燈油香燭市場不好嗎?”店家遲疑了一下才說:“不瞞客官,我們平民百姓用不起燭火啊!整個武陽,就只有‘光明殿’才有燭火賣,價格貴啊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如此。狄公揮揮手讓店家先行告退,叫來得力助手曾泰,決定到武陽的街上走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夜晚的武陽街,一片蕭索。街上不時有衣衫褴褛的乞丐和遊民走過。一個老乞丐扯住了狄公的衣服:“老爺行行好啊,賞點兒飯錢吧!”曾泰趕緊搶步上前,推開了乞丐:“不得無禮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乞丐跌坐于地。狄公忙扶起乞丐,道:“對不住老人家,我的隨從有些魯莽。不知老人家在武陽呆了多久?”乞丐見狄公面目和善,便說自己是正兒八經的武陽人。狄公便接著道:“整個武陽城黑燈瞎火,我就是給你飯錢,怕你也沒地方買到熱飯,不如跟老夫去客棧吧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狄公折路而返,徑直回到客棧。狄公吩咐曾泰,讓店家送一份飯菜過來。那看似饑餓的乞丐卻並未吃得狼吞虎咽,狄公見那乞丐雖是一身破爛衣裳,但頭發亂而不髒,一張方臉,膚色紅潤,特別是他的一雙眼睛,平和中還透著些睿智,便說:“看來老人家淪爲乞丐,還不足三日光景吧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乞丐擦了下嘴道:“老爺好眼力,小老兒走出家門爲丐,到今日正好三天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狄公便向乞丐打探武陽城何以如此蕭條,乞丐講述道:
                    五年前,武陽來了一個叫侯傑的江湖豪客,後來他開了一家專門銷售燈燭的光明殿,壟斷了武陽城的燈燭生意。再後來,武陽城幾個反對侯傑的官吏接連蹊跷死去,侯傑竟代替官府銷售起了官鹽!借助官府勢力,侯傑狐假虎威嚴打私鹽,擡高鹽價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丐之前是武陽東門街的刀筆,人稱‘朱大訟’。可惜自從這侯家來武陽後,武陽百姓托老丐打的官司竟沒有一件勝訴。如今這官府如同侯家的後花園。老丐接不到官司,只能淪爲乞丐……”朱大訟凝望店門外無盡的黑暗,似有無盡的哀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淩晨,狄公還在睡夢中,突然大街上傳來哭聲。曾泰被吵醒,便披衣到大街上看個究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很快,曾泰進來禀報,原來是朱大訟死在了客棧樓下,啼哭者是朱大訟的兒子。朱大訟的兒子道,朱家的日子本還過得去,可朱大訟卻偏要去當乞丐,以此表示對武陽城黑暗的不滿。誰知乞丐才當了三天,就意外遭人殺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狄公和曾泰來到案發現場,亮明身份後,便開始勘查現場。朱大訟是被人用布條勒死的,除了脖頸上的勒痕外,全身並無其他外傷。只是手縫間,攥住了幾片破碎的髒布片兒。一切勘查完畢,狄公吩咐朱家人把死者擡回了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狄公轉身回到客棧房中,長長歎了一口氣:“昨晚恐是我們好心做了壞事。”這下,曾泰糊塗了:“閣老何出此言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狄公分析道:“這朱大訟已有一年未接官司,因此可排除是官司惹來的仇殺。一個行將老朽之人身無分文,唯一的可能就是,他昨晚並未離開客棧,而是在客棧的屋檐下休息。一名強橫乞丐見朱大訟剛入行便被人請到客棧吃飯,出來後又在客棧的屋檐下剔牙,不禁心懷妒忌,怪朱大訟不回家養老卻偏要出來當乞丐搶飯碗,于是心一橫,用身上的破布條勒死了朱大訟。朱大訟在掙紮中,扯掉了凶手身上的破衣,所以朱大訟的手上,會有幾片破布屑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曾泰聽了暗暗心驚,經狄公指點後,他在一群乞丐歇腳的破牆根,果然找到了凶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狄公本來只是路過武陽,並不想打擾當地縣衙。如今看來武陽是個暗流很深的地方,便決意留住幾天。狄公梳理了一下朱大訟被殺一案的頭緒,便叫過曾泰,二人步行來到了光明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光明殿位于武陽城中央,店門前有兩只石獅子,門楣下方垂挂著一只紅燈籠,上書“光明殿”三個金黃大字。狄公走進店中,見店中前廳是個門鋪,後廳是個倉儲,燈燭芯油沉香一應俱全,看來武陽城的“光明”,全依賴此地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這時,一個年紀尚輕的店小二從內廳走了出來。“客官,想打什麽油?”店小二問道。狄公一一詢問價位,普通百姓果然買不起。店小二見客人不像買油的樣子,臉上便有了逐客的意思。狄公拱手道:“煩勞小二,能否拜會寶店掌櫃?”店小二不耐煩地回道:“掌櫃不在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狄公和曾泰只好走出門鋪,走下台階不禁又望了店門一眼自語道:“好一個光明殿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這時,一群從遠處來的野蜂飛入了光明殿的大院,被狄公看在眼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狄公剛拐過兩條街,就見一支送殡的隊伍緩緩前行。前面扶靈柩的男子,正是朱大訟的兒子。狄公也信步尾隨送殡的隊伍,離棺木也就幾步距離。曾泰眼尖,他暗叫道:“大人,你看,棺木上竟然飛著野蜂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狄公也注意到了,有很多只野蜂竟然從棺木底下鑽了出來。他本想命人停下棺木查看究竟,但因當地風俗不能半途停棺,只好作罷。于是,他命曾泰尾隨那群往城裏飛去的野蜂,看最後落巢于何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選好的風水葬地,棺木才停了下來,狄公向朱大訟的兒子申明原委,朱大訟的兒子只好允許狄公當場驗查棺木及棺中死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狄公命人開棺,棺木一移開,衆人嚇住了!才短短兩天光景,朱大訟的屍體卻早已千瘡百孔,腐敗不堪!狄公在屍體上捉到一只還未從棺底洞中逃逸的野蜂,將其藏進隨身攜帶的一個紙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客棧不久,曾泰就來禀報,說野蜂的落巢處果然就在光明殿。狄公掏出盒子,把野蜂放了出來。狄公見其腹部有銀灰相間的條紋,對曾泰說:“果不出我所料,這就是傳說中的‘嗜屍毒蜂’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嗜屍毒蜂”乃是一種中原地區罕見的毒蜂,只對動物死屍感興趣。它可以嗅到動物死屍所在,以可怕的螫刺刺入死屍,加速死屍的腐敗,然後用獨特的口器吮吸死屍上的屍油,裝滿蜂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接著,狄公和曾泰二人來到武陽一家名爲“得仙居”的壽材店。得仙居的每副棺木,在底部都有一個小洞。棺木掌櫃起先推說不知,後來狄公亮出身份,掌櫃才叩頭道,棺中鑿洞實乃不得已而爲之。若不從,不但這得仙居一天也開不下去,武陽侯家甚至會讓他在城中無立錐之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狄公二人轉至武陽縣衙,師爺趕忙引狄公入內。武陽知縣範子疇重病在床,狄公讓師爺帶路,探望病中的範子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狄公穿梭幾個堂門,範子疇就在最裏間的一間房。這是一間坐北朝南的房間,只有一個窗戶,光線不足,房內燃著一盞油燈。武陽知縣一臉病容,一張臉蒼白得可怕。狄公按住了要起身的範子疇:“範大人身子骨這麽弱,就免了吧。不知範大人得了什麽病,能否讓狄某把把脈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範子疇早聞狄閣老醫術精湛,忙惶恐地伸出手:“有勞閣老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經一番把脈,狄公吃了一驚:“範大人肝火異常,內抑外壓,勢必引起血流回逆,心脈衰竭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閣老所言極是,範某去日不遠,吃啥藥都不見效了。”範子疇長歎一聲,滿面沮喪至極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狄公把這幾日探得的武陽見聞及朱大訟被殺一事求證于範子疇,範子疇料自己是將死之人,便把武陽黑幕如實向狄公訴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侯傑之所以在武陽得勢,是掌握了武陽所有官吏的汙點把柄,以此要挾範子疇,逼得範子疇步步退讓。他逐漸壟斷了武陽城的諸多行業,使得官衙如同侯家的後花園。久而久之,範子疇也麻木了,就凡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狄公又憐又怒,環顧四周,聞到範子疇臥室內油燈燃燒時散出的異香,不禁問道:“武陽百姓夜晚都燃不起燈火,範大人何以白日卻在點燈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範子疇苦笑道:“這燈油也是侯傑送的,他說這燈火對我的病大有益處。”一聽此言,狄公突然醒悟,走過去輕輕挑動燈芯,火一下旺了起來。狄公仔細嗅了嗅,然後撚滅了燈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範大人,我找到謀害你武陽官吏的凶手了!”狄公斷言,此燈芯所用的燈油,便是那嗜屍毒峰所采回的屍油。侯傑在屍油裏面又加了一味“噬骨迷香”。那迷香不燃時無症狀,一旦燃燒,便與屍油燃燒時的火焰反應,形成一種慢性毒氣。久而久之,便能使人中毒而死。武陽城早先死的那幾個官吏,想必也是被這種殺人于無形的“屍毒”所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明白了臥床病因,範子疇從床上一躍而起,輔助狄公一舉包抄了光明殿。侯傑想抵賴,可當他面對狄公從光明殿查抄出來的大量屍油,頓時啞口無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光明殿很快燃起一把大火,燒了屍蜂的老巢。頓時光明殿內,濃煙滾滾,火光沖天,照亮了整個武陽城……
                • 上一篇: 百味齋
                • 下一篇: 奪命血書
                •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    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              隨時手機看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