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 id="3siwqk"></li><tfoot id="3siwqk"></tfoot><b id="3siwqk"></b><font id="3siwqk"></font>
      <tfoot id="3siwqk"></tfoot><bdo id="3siwqk"></bdo><noscript id="3siwqk"></noscript><acronym id="3siwqk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ftbygc"></acronym><noframes id="ftbygc">
          • <ol id="a7bkr5"><th id="a7bkr5"></th></ol><select id="a7bkr5"><dt id="a7bkr5"></dt><thead id="a7bkr5"></thead><big id="a7bkr5"></big><font id="a7bkr5"></font></select><i id="a7bkr5"><abbr id="a7bkr5"></abbr></i><dir id="a7bkr5"><blockquote id="a7bkr5"></blockquote><legend id="a7bkr5"></legend><dfn id="a7bkr5"></dfn></di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奇聞異事> 瘋狂的木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瘋狂的木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11-02 閱讀: 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。賭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木星是個二十五歲的小夥子,家住省城郊區,父母都是農民,靠種蔬菜瓜果維持生計,木星還有個姐姐已出嫁成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五歲,正是其他年輕人初入職場奮力幹事業的時候,木星卻是剛剛刑滿釋放出來——他爲了女友打架傷人,獲刑三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獄後,木星沒臉見父母,躲到了姐姐家,早出晚歸,把姐家當旅館。這天,他姐抹著淚對木星說:“不是姐舍不得這兩頓飯,你該改邪歸正幹正事成個家,爸媽老了,以後還得靠你呀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木星一臉認真地說道:“姐,你放心,成家的事我想好了,我就要林莉!”他姐一下子站起來:“你呀,別癞蛤蟆想吃天鵝肉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莉是木星的高中同學,後來林莉考進重點大學,而木星只進了職業學院,但兩人還是相戀了。兩人的戀情雖遭到林莉父母的堅決反對,可他們一直偷偷在一起。大三暑假的一天晚上,他倆和同學吃燒烤時,因小事和鄰桌起爭執,對方一男子對林莉口出髒話還動手動腳,木星氣得用酒瓶砸破了對方的頭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林莉已在銀行有一份體面的工作。木星知道自己與女友的差距越來越大,他要娶林莉比登天還難,但在這兩個多月中,他得到了一份意外的收獲,有了一個大膽的計劃——他要賭一把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末的下午,木星特地來到了林莉家,林莉父母對他極其冷漠,家裏氣氛一時尴尬不已。木星突然打破僵局:“林叔,我知道你喜歡打牌,我想跟你打個賭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哦?”林莉父母意外地異口同聲道,連林莉似乎也有些驚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拿什麽來賭?你這個不成器的混混,就像顆惡性腫瘤,治不好了!你會毀了你們家,我不能再讓你毀了我女兒。”林莉父親曾是著名的腫瘤科大夫,如今當上了衛生局局長,三句話不離老本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木星並沒有被激怒,他說:“我和林莉真心相愛,我要以實際行動來證明,我能讓她幸福。我要賭的是,一年之內,我用合法的方法,自己掙得三百萬元,如果我辦到了,請二老同意我跟林莉的事;如果辦不到,我絕不再糾纏她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莉驚得跳了起來:“一年掙三百萬?你瘋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哈哈哈——”林局長大笑,然後盯著木星嚴肅地說,“這賭我打定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木星點點頭,朝二老鞠了個躬,轉身出了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莉緊追出來拉著木星,說:“你怎麽都不提前跟我說?你這是在賭氣,是在賭我們的愛情啊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木星將林莉拉到身邊,沖她笑了笑,然後溫柔地說道:“你先別急,我沒有開玩笑……”隨後,木星跟林莉說起了一件事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情是這樣的,住姐姐家的這段日子,木星在一家餐館裏找了一份打雜的活兒。有一天,餐館來了一個蓬頭垢面、帶著一條狗的流浪漢,老板娘一瞧見,就粗言惡語地把流浪漢趕了出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著流浪漢狼狽的身影,木星有些于心不忍,他用自己的錢買了餐館的兩份大盒飯,追上去送給了流浪漢。後來在街上,他又幾次見到這流浪漢,每次都買些食物送他,兩人就漸漸成了熟人。流浪漢說他叫張元,他還要了木星的手機號,開玩笑地說,以後有錢了就買個手機,第一個就給木星打電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周前,木星真的接到了張元的電話:“兄弟,我在醫院,要死了,你能來看看我嗎?”木星趕到醫院時,張元已奄奄一息,病床下臥著他那條名叫“財神”的狗。醫生告訴木星,是救助站把張元送來的,他患的是肝癌晚期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木星請了幾天假陪著張元,張元則撐著最後一些氣力,把自己的經曆斷斷續續地告訴了木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,五年前的張元曾是個經營海南黃花梨的老板,有著幾個億的資産,風光時還養著三個情婦。有一次,他老婆和女兒在他家的木材倉庫裏逮到他和情婦幽會。爭執中,他老婆一怒之下找來汽油點燃了倉庫。火勢蔓延得很快,沒一會兒就吞噬了整個倉庫,張元僥幸逃了出去,可他老婆、女兒和那情婦卻葬身火海。事後,張元又被查出患了肝癌,心灰意冷的他匿名捐出了所有財産,只身流浪天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元覺得木星是個好人,于是他給木星講了他這些年經營木料的經驗和教訓。幾天後,張元再沒了說話的力氣,臨終前,他對木星說:“‘財神’是條幸運狗,好好待它,它能給你帶來財運。”就這樣,木星爲張元送了終,按照張元的遺囑,他帶走了“財神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幾日,木星反複想著張元生前分享的那些生意經,他心裏直發癢,有了入黃花梨這一行的念頭。張元曾靠這一行發迹,而他木星也急需賺大錢來證明自己,更准確地說,他要贏!要贏回自己過去輸掉的生活和尊嚴,要贏得他心愛的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上一篇: 愛無底線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下一篇: 詭夢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時手機看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