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u id="z17d72"></u><code id="z17d72"></code><tt id="z17d72"></tt>
        <tr id="z17d72"></tr><span id="z17d72"></span>
        <big id="vuingb"></big>
          <abbr id="vuingb"><dt id="vuingb"></dt><thead id="vuingb"></thead><ul id="vuingb"></ul><b id="vuingb"></b><acronym id="vuingb"></acronym></abbr><tt id="vuingb"><noframes id="vuingb">
                • <th id="sojnpr"><address id="sojnpr"></address></th><th id="sojnpr"><font id="sojnpr"></font><tbody id="sojnpr"></tbody><tbody id="sojnpr"></tbody><fieldset id="sojnpr"></fieldset></th><ul id="sojnpr"><abbr id="sojnpr"></abbr><bdo id="sojnpr"></bdo><address id="sojnpr"></address><dfn id="sojnpr"></dfn><strong id="sojnpr"></strong></u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偵探懸疑> 無罪謀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罪謀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 小西文摘 作者: 秩名 時間: 2015-12-06 閱讀: 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離奇死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野是伊谷縣警視廳的資深探員,這天,他接到了一起殺人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死者岡田拓海,25歲,小工廠主岡田研一的長子,在一處爛尾樓被殺。案發時全身赤裸,後背插著一把匕首。現場只留有拓海一人腳印。此案蹊跷之處在于拓海不可能與人結怨。他出生後就身患嚴重眼疾,導致雙眼失明。直到今年年初,才運用最新科技恢複視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野首先觀察了案發現場。這是一處停工多年的爛尾樓,大門形同虛設。拓海死于一個坡度很陡的樓梯拐角處,四周殘垣斷壁。小野擡頭望去,長長的不鏽鋼樓梯欄杆制作得很是精致,只要在凹槽上安裝木質扶手就大功告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野又來到拓海的臥室。這裏陳設簡單,有一個很大的書櫃。拓海的父母說拓海的弟弟粟原經常給他念書。小野隨意浏覽了一下書櫃目錄,大多是推理解謎類的暢銷書,還有少部分傷感的詩歌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野詢問拓海父母有無仇人。他們說自己是老實本分的生意人,不可能有仇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完介紹,小野初步認定只有栗原有作案動機。但拓海母親否認了這種可能。她歇斯底裏地叫道:“栗原絕不可能是凶手。案發當天他在老人院。做義工。我已經失去一個兒子了,請不要讓我再失去另一個兒子二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拓海家與爛尾樓並不遠。小野多方打聽,在一家便利店發現重要線索。根據便利店監控視頻顯示,21點30分,拓海和一個穿著暴露的站街女走進便利店,買了一個冰袋。出店門的時候拓海明顯看到了監控探頭,足足盯了10多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小野以爲站街女有最大嫌疑的時候,15分鍾後,視頻顯示站街女又獨自一人返了回來,一直走過便利店,再沒出現。通過實地勘測,這點時間僅是便利店到爛尾樓的距離,也就是說,站街女只’走到爛尾樓就返了回來,並沒有時間作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通過查找,小野很快找到了站街女。果然,站街女說拓海只是把她帶到爛尾樓門口,付了錢就讓她回來了,其他事一概不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野又來到爛尾樓。由于腰痛複發,他用手扶著光滑的欄杆凹槽一路蜿蜒向上。他驚奇地發現,別的樓層凹槽都是落滿灰塵,唯獨案發現場的凹槽明顯幹淨很多。小野靈光一現,顧不得自己的腰病,立刻向欄杆頂端跑去。他仔細觀察了這段長約十米,頗爲陡峭的光滑凹槽,隨即向拓海家跑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拓海的書櫃裏,小野在不起眼的小角落裏找到一本書,是推理大師島田莊司的《斜屋犯罪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個書櫃一直是由栗原負責整理的。”拓海母親說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能和栗原說幾句話嗎,打電話也行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拓海母親撥通了栗原的電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想打聽一下,你是不是經常給死者讀《斜屋犯罪》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栗原猶豫了一下,語速放緩:“印象裏倒是讀過一次,哥哥說裏面的人物太陰暗,不喜歡,就再也沒讀過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就奇怪了。那本書磨損得很厲害,有經常翻動的痕迹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……可能……是……我記錯了。哥哥去世後我很傷心,很多記憶都模糊了。”栗原改口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心理學上叫做‘選擇性遺忘’,是過度悲傷後一種自我保護機制。請節哀。”小野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挂掉電話,小野請拓海的父母明天到案發現場,他會揪出真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疑賽重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,小野拖著一個塑料人體模特來到現場。小野將監控探頭記錄的事實,以及站街女的供述告訴拓海父母,然後說道:“凶手明顯將站街女當作替罪羊,還說服死者脫掉衣服來配合,可是死者剛恢複視力,和外人沒有實質接觸,能讓他這麽做的只有一個人——死者自己。也就是說,死者是自殺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可能。拓海是後背中刀,而且直插後背,沒有人能以這種方式自殺。”拓海的父母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就是今天請你們來的目的,請看這裏。”小野將模特放在欄杆最下端,背靠欄杆,“模特的後背經過特殊處理,可以模擬人真實的後背。”隨後,小野走到欄杆最上端,掏出匕首,放入凹槽。匕首在光滑的不鏽鋼凹槽內以重力加速度快速下墜,越來越快,如一道閃電直挺挺插入模特後背。在強大沖擊力下,模特前傾倒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野拿出那本《斜屋犯罪》說道:“利用重力自殺,與這本書描述的殺人手法如出一轍。拓海之所以費勁心機,我想是因爲你們家信奉基督。而在基督教教義裏,自殺的人是不能葬入教堂墓地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拓海的父親不願接受這個事實,質問小野:“匕首下墜的速度既然如此迅速,那拓海將匕首放入凹槽後,根本沒時間跑回凹槽底端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野將岡田研一帶至凹槽頂端,指著凹槽內一個螺絲孔說道:“拓海買了冰袋。他事先將冰塊塞入這個小孔,絆住匕首,隨後從容回到底端,將後背抵住凹槽。當冰塊融化時,匕首就如事先預計的那樣,幫拓海完成心願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對。”拓海的母親說道,“既然站街女是拓海找來的替罪羊,而且拓海也看到了監控探頭,可爲什麽他還讓站街女原路返回?難道他不怕被監控拍到嗎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個問題確實困擾了我很久。”小野點上一支煙,“其實很簡單,拓海之前是個盲人。雖然看到了監控探頭,但並不知道那是什麽東西,有什麽功能,所以才盯著看了10多秒。拓海真的是個聰明孩子,他之所以選擇站街女做替罪羊,淺層次原因是因爲站街女召之即來揮之即去,深層次原因是爲裸體受死找到借口。穿著厚重的衣服必然會影響匕首插入的效果,而找站街女則會誤導別人,以爲是苟合之時遇害,沒有人會想到脫光衣服是爲了更方便地受死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釋完真相,小野長出一口氣,但他總覺得哪裏不對勁。根據父母描述,拓海的生活很平靜,只是去年在三井醫院生活了半年,經過川口教授細心治療恢複了視力。全家很高興,栗原還請假陪拓海去千代縣看櫻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個時候去千代,路兩邊的景色一定很美吧!”小野感歎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們是坐火車去的。”拓海母親說道,“本來我也以爲他們會開車去,可是栗原一再堅持坐火車出行,也就隨他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拓海家出來,小野又來到三井醫院,找到川口教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野詢問拓海住院時的情況。川口說拓海在醫院時很正常。父母有生意打理,只有栗原過來探望。拓海說母親將所有母愛都給了自己,對栗原不聞不問。栗原不僅沒有遷怒自己,反而對自己很好,拓海對栗原有深深的愧疚之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野又詢問了拓海的病情。川口教授說拓海的手術很成功,基本恢複了視力。小野詢問有沒有複發的可能。川口說大部分病人都沒有複發,但荷蘭有一個病例,手術後病人有過幾次3到5秒的短暫失明。經過檢查也沒有發現任何異常。但是不久後這個病人又一次失明了,而且再無病愈可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後來小野又胡亂摸了一些線索,最後也都不了了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天,小野坐公交巴士回警視廳。前面坐著一對父女,小女孩兩三歲的樣子,很是可愛。巴士駛進地下通道,小女孩誇張地叫道:“天黑了,怪獸要出來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野被女孩可愛的表情逗樂了。突然他想到什麽,下了車,急匆匆趕往中央車站,登上一列開往千代縣的火車,幾個小時後千代縣到了,小野沒出車站,隨即坐上了返程的列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一番折騰,回到伊谷縣已是第二天中午。小野不顧旅途疲憊,趕往拓海家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.驚人真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晃十幾年過去。拓海的父母思兒心切,早早離世。栗原接管家業,走上人生巅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天,栗原正在辦公,秘書說有位叫小野的老人前來拜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當年案件以自殺結案,不知小野先生現在找我有何貴幹?”栗原對小野的突然造訪十分吃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野緩緩說道:“以自殺結案是你父母的意見。如今他們已經離世,我想我應該向你坦誠一切。拓海死亡的謎底早在十幾年前就被我破解了。你——岡田栗原,拓海最信任的弟弟,是你殺害了拓海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胡說!”栗原的臉變得扭曲猙獰,“拓海死亡的那幾天,我一直都在幾百裏外的老人院做志願者,怎麽可能殺人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別急著辯解,我慢慢說給你聽。”小野從栗原的辦公桌上拿起一支高級香煙,深深吸上一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拓海的確死于自殺,毋庸置疑。可是他剛恢複了視力,爲什麽要自殺呢?因爲有人誤導了他的病情。我一直很奇怪,千代縣並不遠,一般人都選擇開車去,可是你卻執意乘火車前往。當我親自實驗一番,立刻明白了你的險惡用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從伊谷到千代,火車要經過幾個漆黑的隧洞,一般人會習以爲常。可是拓海剛經過手術恢複視力,他不知道那五六秒的黑暗是怎麽回事,很自然聯想到那個荷蘭的病例,以爲自己遭受了同樣命運。對新生活的憧憬讓他再也無法忍受二次失明的痛苦,加上自身多愁善感的氣質,所以選擇了自殺——當年尋找《斜屋犯罪》時我就很奇怪,竟然放在最不起眼的角落裏,好像有人故意這麽做似的。現在想來,那是你欲蓋彌彰的結果。拓海是個聰明的孩子,可是你比他更聰明,也更陰險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栗原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:“小野先生分析得很對,是我殺害了拓海。因爲他的存在,我從小到大沒有感受過家庭的溫暖。我唯一的存在感就是做拓海的眼睛,給他念書,只有這個時候才能感受到一點點母愛。爲了博得父母更多關愛,我隱藏了對拓海的恨,極力做出兄弟情深的樣子。我相信持之以恒,總有一天母親會分一點點母愛給我。可是天不遂人願,拓海竟然治愈了。看著他們一家三口憧憬未來的樣子,我感到極大的恐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知道自己失去了利用價值,淪爲可有可無的人。我痛恨拓海奪去了我的一切,當時只想嚇唬一下他。想不到他如此脆弱,選擇了自殺——小野先生稱我爲‘凶手’,我承認。但你無法在法律層面指控我,畢竟拓海的確死于自殺。而且我還要告訴你,父母對我的態度發生了根本改變,我成了他們唯一的孩子。從這一點來說,我不後悔‘殺’掉拓海,他的死成全了父母對我的愛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野從衣兜裏拿出一個U盤:“這是你母親臨死前交給我的,有些話不方便對你明說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栗原驚訝地接過U盤,插入電腦接口。顯示器上出現母親彌留之際的樣子。她躺在病床上,斷斷續續地說道:“栗原,當你看到這段視頻的時候,媽媽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。這些年來,我二直生活在痛苦和自責之中。我才是你們兄弟相殘的幕後凶手,所以才拜托小野先生不要告發你,並在這十幾年來盡力彌補你失去的母愛——雖然我不是你的親生母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很驚訝是不是?其實你是收養的孩子,與岡田家沒有任何血緣關系。當時拓海才五六歲,我們帶他到眼科檢查,在醫院門口聽到嬰兒啼哭聲,我告訴他這是被遺棄的孩子。拓海動了恻隱之心,非要收養這個嬰兒。當時我並不同意,只照顧拓海就夠累人了。可是拓海不依不饒,以絕食相要挾。我妥協了,那個嬰兒就是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雖然簽署了認養協議,但從內心來說我還是把你當作外人,這才造成了你扭曲的人格。當年小野先生揭開了謎團,我在震驚之余也陷入深深的自責。畢竟我也是你的母親,既然決定收養你,就有責任讓你感受到家庭的溫暖。所以才懇求小野先生隱瞞真相,並在以後的時間裏盡量彌補自己的過失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完視頻,栗原震驚了。原來母親一直都知道真相,卻對自己傾注了所有母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哥哥,我錯了……”栗原終于爲哥哥流下了悔恨的淚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小野在背負了十幾年沉重的包袱後,終于露出了輕松的微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上一篇: 追查性騷擾
                      3. 下一篇: 被埋葬的無頭屍
                      4.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時手機看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