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位置: 首頁 > 人生智慧 > 心靈雞湯> 不肯認真

        不肯認真

        來源: 青年文摘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04-23 閱讀: 次
          有句話說,世上就怕“認真”二字。什麽難事、麻煩事,只要認真起來,不耍花槍,腳踏實地,總會有“精誠所至、金石爲開”的那天,所以世上無難事,只怕有心人。而有些人面對“認真”二字,亦有所“怕”:怕麻煩敷衍了事,怕被問責推诿扯皮,怕難堪見風使舵……
          真與假,是生活中最基本的哲學命題,每天都繞不開。但道理似乎又沒那麽簡單,生活如同曹公筆下“假作真時真亦假”的太虛幻境,認真、“認假”耐人琢磨。很多時候,“認真”是行不通的,因此總有人不肯認真。《艾子後語》中有這樣一篇:艾子攜兩大弟子(通子和執子)出城郊遊,口渴難耐,便派執子到村舍討水。恰有老者迎門而坐,認真讀書,執子向前行禮,說明來意。老者指著書上的一個“真”字問:“你若識得此字,便給你水喝。”執子說:“這是個‘真’字。”老者很生氣,不給他水。執子只好回去禀告老師。艾子義派通子前去討水。老者執前問,通子眼珠一轉說:“這是兩個字:直、八。”老者很高興,拿出美釀讓通子帶回去給老師喝。酒很可口,艾子喝了後高興地說:“通子真是聰明!若跟執子那樣認真,我連口水都難喝上啊!”
          這篇寓言意思很明確,“執子”代表了認真、執著,遇事不通融的人;“通子”代表了圓滑、世故,遇事八面玲瓏的人。若說真話、講真理,處處碰壁,沒有好果子吃,就會讓人“學乖”——不肯認真,利益使然也。就社會生活中普遍存在的不認真、不作爲或只認人不認真等怪現象,也不能全怪下面人——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。資源集中在上頭,當權者的好惡會成爲風向標,影響社會風氣。
          曾經的鏡工做鏡子,每做九面昏鏡,才做一面明鏡,蓋因明鏡不能藏陋掩醜,所以不能走俏。生活的鏡子亦是如此。認真如杜甫,面對“路有凍死骨”的現實,不肯把黑暗寫成光明,所承受的巨大壓力只有杜甫知道,他喟歎“不愛入州府,畏人嫌我真”。韓愈曾言“李杜文章在,光焰萬丈長”,但那是因時人對李白、杜甫的詩歌不太重視,作爲後輩的韓愈爲其正名的呼籲;而李白、杜甫在當時的境況如何呢?韓詩中亦有兩句:“惟此兩夫子,家居率荒涼。”因此,便有了另一類不肯認真:竹林七賢的縱酒放歌,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,嚴子陵的耕釣富春山……不肯認真,其實是不肯合作。
          再如寫史,認真如太史公者又有幾人?魯迅已有論斷,“《頌》詩早已拍馬,《春秋》已經隱瞞”,撒謊的事層出不窮。春秋時,齊國卿大夫崔杼殺了齊莊公,卻不願留下弑君的惡名,讓負責修史的太史伯寫齊莊公是病死的。太史伯只認事實,秉筆直書,結果被殺。如是者三:太史伯、太史仲、太史叔。其後,太史季接替前任修史,仍舊照錄,崔杼不敢再殺。回家的路上,太史季碰到匆忙趕來的南史氏,南史氏見他“完好無損”,懷疑他不肯認真。太史季便拿出寫好的竹簡給他看,南史氏仔細看完後說:“前三位太史都被誅殺,我怕你也難保性命,所以前來接替你。既然你能直書其事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史家何以成就“絕唱”?至少,這種“甯爲蘭摧玉折,不作瓦礫長存”的認真精神不可缺失。
          與直書相對的是不肯認真書寫,稱“曲筆”或“回護”,把修史視爲私器,爲迎合權勢,有意回避、歪曲事實。尤其官修史書,受到的幹擾更多,梁啓超直言“二十四史非史也,二十四姓之家譜而已”。翻翻史書不難發現,史家唯見以直書被誅,鮮見以曲筆獲罪。
          因此,認真的代價是高昂的;正因此,認真也尤爲可貴。
      2. 上一篇: 兩種聲音
      3. 下一篇: 關于幸福
      4. 猜你喜歡

    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    隨時手機看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