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位置: 首頁 > 文摘大全 > 看點> 火星移民招募 靠賺足眼球來吸金?

        火星移民招募 靠賺足眼球來吸金?

        來源: 第一財經日報 作者: 安靜的夜 時間: 2013-08-04 閱讀: 次
          “年滿18周歲、身高1.57米至1.9米、矯正視力後達到1.0……”兩周之前,23歲的冶金工程師楊詩朦看到荷蘭非營利組織“火星一號”(Mars One)網站上招募“火星移民”,熱血沸騰。身爲“星際迷”的他,曾因爲視力問題與“航天夢”失之交臂。現在,他似乎又看到了希望,“這個門檻比我想象的低很多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  根據“火星一號”在其網站上公布的信息,2023年,他們將從網絡報名的志願者中海選出兩男兩女四名地球人。經過培訓之後,他們將搭乘載人宇宙飛船前往火星,成爲這顆“紅色星球”的第一批地球移民。該組織稱,他們根據每個國家GDP水平收取報名費用,卡塔爾75美元,中國11美元,非洲剛果僅需5美元。不過,該組織只提供單程票。但楊詩朦沒有糾結就提交了報名申請。爲了找到志同道合的人,當天他就建立起“火星一號愛好者”QQ群和百度貼吧,在短短幾天內吸引了150多名“宇宙迷”。而這兩天,他已經收到了通過初選的電子郵件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事實上,就在楊詩朦提交報名視頻申請的當天,“火星一號”創始人巴斯·朗斯多普(Bas Lansdorp)現身上海,舉辦了一場小規模的“火星移民招募”推介會。這是繼美國紐約之後的全球第二場推介會。到目前爲止,他們已經收到全球5萬多份報名申請,而中國的申請人已經超過600人,而且數量仍在增加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去火星上養魚
         
          早在兩年前,巴斯就已經開始籌備這項大膽的計劃。這位36歲的工程機械師,對航天領域有著狂熱的愛好。受到電視界大行其道的真人秀節目的啓發,他決定展開這場火星移民的海選行動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根據巴斯在上海推介會上的介紹,之前,他已經與NASA、歐洲宇航局,以及一些私人航天技術公司的專家進行過溝通,並且十分確信,人類目前所掌握的空間技術能夠將普通人安全送往火星。巴斯透露,這些人中名望最高的是1999年諾貝爾獎得主、荷蘭理論物理學教授傑拉德·特·胡夫特(Gerard’t Hooft)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“火星一號”的移民計劃主要分爲兩條線進行。一方面,是技術准備和定居點建設。在該組織網站的技術一欄顯示,今年3月,他們已經和美國百諾肯太空發展公司簽約,後者正負責開發“火星移民”的生命支持系統和宇航服。此外,他們還將向美國的航天技術機構購置飛行器。到2016年,組織將進行第一次試驗發射,兩年後,火星探測器將發射升空。如果一切順利,到2021年,他們將向火星定居點運送水、氧氣、食品等物資。定居點的藍圖現在也已經出爐。屆時,荒涼的火星表面將出現一組白色的太空艙,出于抵擋輻射的需要,艙體表面可能被沙石覆蓋,能量源則是幾塊巨大的太陽能電池板。定居點內部則兼具了生活、工作、娛樂功能,有冰箱,還有用來栽培蔬菜的溫室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另一方面是人員選拔。估計到2015年,經過四輪選拔,該組織將從志願者中挑選出24至40人。中選者將會被隨機分組,每組兩男兩女,四人爲一個團隊。之後,這些人將開始進行爲期七年的封閉訓練,系統學習機械操作、搭建、種植等一切在火星上的必要生存技能。2022年9月,其中的優勝小組將獲得前往火星的船票。“第一批定居者只能吃素食。以後,我們會運送昆蟲、魚苗到火星,他們可以嘗試自己養魚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  盡管是有去無回的單程票,但是讓首批移民在火星安居樂業的預算仍高達60億美元,比NASA的“好奇號”火星探索計劃還高出35億美元。不過,巴斯有他的解決方法:“除了捐款和報名費之外,唯一可以籌到足夠移民費用的方法,就是制作一場‘真人秀’,一場空前的傳媒盛事。”換句話說,哪個小組的宇航員能夠最終勝出,將由他們的粉絲數量、支持度,以及觀衆票數來決定。巴斯說,不只宇航員的選拔過程,他們在火箭上的活動、在火星上的探索巡遊,以及在定居點中開疆拓土的曆險,都將被攝像機巨細靡遺地記錄下來,經過剪輯後在電視和網絡上播放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“所以,除了科學、技術、健康和心理要求以外,首批登上火星的人還需要足夠的屏幕魅力和‘觀衆緣’。”雖然門檻不高,但巴斯認爲按照現在的報名人數,最終能夠勝出的人,應該擁有良好的人際交往能力和令人信任的品格,而且適應能力強,有好奇心和創造力,足智多謀,能隨機應變。而楊詩朦建立QQ群和網絡貼吧,其實也有這層因素的考慮,他的群中甚至已經有了55歲的大叔。“中國申請成功者越多,我們中選的希望也越大。”爲此,他還特意給“火星一號”網站寫反饋郵件,告訴他們,網站漢化系統有漏洞,一些中國報名者在漢化系統中填寫出生日期時一直出現“無效”提示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靠賺足眼球來吸金?
         
          正當火星移民計劃在網民和媒體中間受到熱議和追捧時,一些專家卻在一旁潑起了冷水。“火星移民計劃,有去無回,它到底是一個嚴肅的科學工程,還是一個靠賺足眼球來吸金的商業真人秀?”NASA官員、“好奇號”飛行項目主管托斯特·佐恩(Torsten Zorn)斥責“火星移民”計劃很不負責任。“本著對生命負責的態度,科學家首先要確保這是一個能夠自由往返的旅行。如果不能適應火星生存,至少志願者應該有要求返回的權利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  “這就是一場赤裸裸的商業秀。他們能通過電視秀播出得到很多廣告的話,也許可以賺到錢。”在NASA噴氣推進實驗室工作多年的路易斯·弗裏德曼(Louis Freedman)說,“但如果靠這些錢就能把人送去火星定居,我會感到吃驚。而且,看起來,火星上的移民能活多久,是由他們能籌到多少錢決定的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  而在北京大學地球與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焦維新看來,“移民火星”的技術也不像巴斯說得那麽靠譜。“現在在火星上建空間站的技術還不夠成熟。”即便是航天技術最先進的美國,他們的重型運載火箭技術也沒達到能送地球移民去火星安居的水准。在接受《第一財經日報》采訪時,他表示,火星是否適合人類生存也是未知數,首先,它的空氣十分稀薄,科學家尚未發現液態水。嚴寒的氣候環境,也是人類難以應對的。不僅如此,在火星上,人類面臨的最大威脅除了太空輻射,還有因長時間處在零重力環境下出現肌肉和骨骼退化和骨質流失,即使用器械鍛煉,也無法預防這個問題。而最大的挑戰,還是孤獨和恐懼帶來的巨大心理壓力。“火星生存條件艱苦,完全可能超出人類的想象,而封閉環境也可能是對人性的一場拷問。”此外,發起組織在資質上也需要商榷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盡管專家們奉勸大家要謹慎,但從報名情況來看,全球志願者們依然有可能爲一張火星機票爭得“頭破血流”。“科技在進步,10年以後的科技也許能夠達到太空移民的水准。而且我也相信自己能通過七年訓練成爲一名真正的宇航員。”楊詩朦對這個計劃也相當樂觀,盡管他的家人對他的火星移民夢既不看好也不支持。
      • 上一篇: 國人經曆“搞身份”煎熬
      • 下一篇: 領導人的馭衣之道
      • 猜你喜歡

    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    隨時手機看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