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trike id="1opelx"><style id="1opelx"></style><select id="1opelx"></select><noframes id="1opelx">
          <tfoot id="wfhvud"></tfoot><button id="wfhvud"></button><ol id="wfhvud"></ol><ul id="wfhvud"></ul><ins id="wfhvud"></ins><fieldset id="wfhvud"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位置: 首頁 > 情感文章 > 感動世間> 父親的哪一瞬間,最讓你感動衷

            父親的哪一瞬間,最讓你感動衷

            來源: 讀者文摘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11-11 閱讀: 次
              剛搬新家那會兒,父母總放心不下。他們放下手裏的活,寒風冷雨中奔波一周,爲我張羅做櫥櫃、貼牆紙、安窗簾,希望我那裏盡早有個家的樣子。
              周二的早晨,我下班後看手機,有家裏的十多個未接來電,父母混合雙打。
              我回撥,父親接通了,我問:“爸,怎麽了?有事嗎?”
              他說:“上次走得太匆忙,忘了把接進洗衣機的水龍頭換成專用的,今天我騎車去給你弄好了。想告訴你水管不能硬拔,龍頭的下面有個活塞,按緊就可以取下來了。冰箱裏放了你媽做的餃子,記得盡快煮來吃。”
              我應聲說:“知道了。”
              父親說:“家裏就得弄溫暖一點,冰箱、洗衣機、熱水器、抽油煙機,現在全弄好了,省得你周末去住酒店。”
              只是,廚房雖然搞好了,但我還是很少自己做飯。一個人生活,有時間甯願睡覺也不願意下廚。總是買一堆幹糧,非得餓到不行了,才去進食。有一段時間,我因爲飲食不規律導致胃偏移,治療了很久都不見效果,每頓比貓吃得還少,只能靠水果續命,父親急了,囑咐母親把家裏的碗都換成卡通的。
              我不解地問:“這樣做有什麽用?”
              父親說:“小時候,每次你不好好吃飯的時候,換個新的好看的碗你就好好吃飯了,最近看你又不好好吃飯,就想著專門給你換個碗。”
              我聽完,瞬間就淚目了。
              小學的時候,家裏比較窮,我喜歡去鄰居家蹭電視看。時間久了,難免遭嫌棄,鄰居便讓小孩把門關上,我就躲在門縫裏看。
              有一次過年,父親從他修建房子的主人家抱回一台淘汰的黑白電視機,還有一個破沙發,自己搗鼓弄了一個天線,竟然能搜到幾個台。
              我常常趴在沙發上,看著看著就睡著了,雷都打不醒。第二天,我神奇地發現自己睡到了床上,我問父親怎麽回事,他就故作惱怒地說:還不是你昨晚睡得太沉叫不醒,只能抱你上床了,今晚再睡著就不准看電視。我心裏一樂,原來是老爸抱我的啊。
              後來的每一天,我都是毫無防備地睡著,父親仍然任勞任怨地抱我上床。其實好幾次,我都是醒了假裝睡著的,就想每天父親抱我去睡覺,畢竟每年他只有過年的時候才回家。
              後來上了初中,我和父母住到一起,出租房裏換了彩電,沙發也稍好一些,有一天我又在沙發上睡著了。父親還是像小時候一樣准備抱我。但是我長得太快,體重劇增。父親嘗試幾次很吃力,拍拍我說:快起來,抱不動你了。
              我當時鼻子一酸,只有假裝沒睡醒,揉揉眼睛起床。
              高一進高二的那段時間,我進入叛逆期,固執且不講理。
              有一次我和父親大吵一架後賭氣離家出走,在另一個城市待了幾天。父親發動所有親戚找我,找得焦頭爛額。
              沒骨氣的我後來又獨自回家,心裏想著免不了一頓棍棒,或者父親大發雷霆的責罵,然而什麽都沒有。父親只是遞給我一瓶水、一塊面包,問:“在外面有飯吃嗎?餓了沒?”
              從那以後,我再也沒有做過讓父母擔驚受怕的事。
              出來工作,一開始的工資比較低,我每次打電話給父親,他總會說:“周末要好好休息,別熬夜寫文章了,都養你這麽大了,也不差這一兩年。”
              平時父愛如空氣,不擅長聊天,還一天到晚打擊人的自信心,批評這批評那;關鍵時父愛如山,就是在你虛弱、腿軟的時候,在你背後撐住你的那座山。他給你足夠自由,放任你去追逐,也爲你找好最後的退路。
              每每聽到“我再也沒有爸爸了”這樣的字眼,總是眼睛發澀,不敢想沒有父親是怎樣的感受。就好像在你心裏,一直都有那麽一個人,你知道他在,你就不會無家可歸。
              但是,終其一日,他有比你先走的時刻,余生漫漫,全靠你與回憶相互支撐了。
              今年奶奶八十大壽,我駕車回家。
              離家門口大概五百米的一段路,因爲不在鄉村路的規劃內,一直都是坑坑窪窪的樣子,然而我開車碾過,意外地平坦。
              吃飯的時候,父親說話並不利索,腮幫腫得像桃子,因爲牙齒開始脫落,牙疼常常讓他遭受折磨,我本來正在勸他去安一副好點的假牙,他卻把話題轉移了。
              他說:“擔心你開不進來,那條路我填了三天,不過現在並不牢固,一場大雨還是會把泥巴沖走,過段時間得去弄點河沙來填,只是不知道你什麽時候再回來。”
              一瞬間我心裏的酸楚被掀翻,忍不住在心底發問:天底下的父母,是不是都這麽傻?
              也許,只有父母,才會無條件地付出自己的一片愛心。我們享受,卻又嫌棄。
              以前父親是意氣風發的一個人,卻被生活打磨成一面很光滑的鏡子,反射出自己的不真實。他總是會用目光追隨著我,會在我在廚房忙活時,進進出出;會在進門的時候換鞋子,怕弄髒地板;會在吸煙的時候茫然不知所措,怕我吸到二手煙;會把盛好的飯端到餐桌上,小心翼翼,好像一個客人。
              歲月就這樣無情地在他的臉上攀爬,他卻以爲你還沒有長大。你急切地想要從父母身邊跑開,找出各種各樣的借口逃離他們的視野,直到他們真的老了,才追悔莫及。
              趁一切都還來得及,在父母的有生之年裏,有空常回家看看,讓他們的目光多在你身上停留,而不是含著淚目送。
          • 上一篇:
          • 下一篇: 火車上的母親
          •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        隨時手機看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