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頁 > 情感文章 > 親情文章> 老爸,我想對你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爸,我想對你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 讀者文摘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10-23 閱讀: 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爸,我來了,在你百天忌日的時候,我又來到你的身邊,倚在你的墓碑旁,像從前靠在你的身邊一樣,我們父女倆好好說說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爸,自你走後,老媽的精神大不如以前,每天都窩在沙發裏與電視爲伴,我多次勸她出去走走,都被她拒絕了。我知道,她在想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天回家,看到我們的全家福,我都禁不住想流淚,可又怕老媽看到,所以拼命忍耐。其實,老媽也在忍。我們深愛著彼此,可又羞于向對方表達。過去老媽雖然常埋怨你,也常常批評我們,可那是在乎的聲音,是家的味道。現在,我努力想營造這種氛圍,卻怎麽也找不到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哥哥也在逐漸習慣你不在的日子。在你走的當天,他緊緊抓住你的雙腳,哭喊著:“你不要走!”我從未見他如此傷心過。出殡當天,他站在你的遺像面前哽咽,做了幾次深呼吸才強壓住心裏的悲傷,然後他說:“爸爸,謝謝你養育了我。爸爸,你一路走好。爸爸,再見了!”短短的三句話,讓在場的親朋無不動容,都無法相信這是一個大腦殘疾的孩子說出來的話,但我知道,他只是說出了自己的心聲。有一天,他對我說,他想你;還說你在世的時候,有一天晚上摟著他,叫他小朋友。我悄悄地哭了,他的心裏該有多麽難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爸,現在該說說我了。你在世的時候,我總想寫寫你,可每每提筆,淚水總會模糊了雙眼。老爸,因爲哥哥的殘疾,你對我傾注了更多的愛。別的孩子去幼兒園,都是父母用自行車載著,或者背著、抱著,而我卻是跟在你的自行車後,跑著去幼兒園。那時候的我,也的確讓你們驕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厄運再次降臨了。正處在事業上升期的你,遭遇了嚴重的車禍。本來你完全可以在家休養,可是爲了這個家,你以超人般的毅力重新站了起來。盡管你的步履因爲小腦神經受到壓迫而變得蹒跚,但是你用行動對“責任”做了最好的诠釋。多年後,你又一次被病魔纏住,“尿毒症”的診斷結果等于被判了死刑。可是我並不怕,因爲你用行動教會我,要勇敢、堅強、樂觀地走下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一周一次的透析,變成五天一次,再變成一周兩次,你的病情逐漸惡化,我心疼,卻也無可奈何。在最後的日子裏,我們把你接回了家,那段時間,我第一次感到害怕。我害怕回家,害怕看到你不舍的眼神,害怕你離開。我曾經躺在你的身邊,而你就像嬰兒一般,用純真的眼睛看著我。我問你是否有遺憾,你搖搖頭,說我是孝順的女兒。老爸,這是你對女兒最好的評價。但是,老爸,我還是有太多的虧欠和遺憾,還沒有讓你看到我結婚生子,還沒有聽到孫子叫你一聲“爺爺”,我還有太多的話沒有對你說,太多的事沒有爲你做,你就這樣匆匆地走了,老爸,對不起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書桌上擺著我小時候和你親吻的照片。你把我緊緊地摟在懷裏,我緊緊地摟著你的脖子。每年冬天,你都會把我冰冷的小手捂在你的胸口,感受你的心跳,說我就是你的血、你的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在走的前一刻,讓我喂你最後一口飯,喝最後一口水,然後你努力睜開雙眼,露出了最後的笑容。我沉默著流淚,因爲我知道,從此以後,你不用再經受痛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殡儀館裏,我最後一次看到你。你靜靜地躺著,好像進入了深沉的夢中,可是任憑我撕心裂肺的哭喊,已經不能把你喚醒。老爸,我現在真的很怕,人的一生究竟要面對多少次親人和朋友的離別?那種讓人肝腸寸斷的痛楚,和著血淚,一同滴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爸,昨夜我又夢見了你。我撫摸著你溫暖的手掌,感覺是那樣真實。老爸,無論說多少話,都不能停止我們對你的思念,不能表達我們對你的想念。想你,我們依然在一起!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上一篇: 用公式算一筆親情賬
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下一篇: 忽然想起你,遠離我千裏
                      3.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時手機看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