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option id="dqhhz8"><fieldset id="dqhhz8"></fieldset><span id="dqhhz8"></span></option><dfn id="dqhhz8"><form id="dqhhz8"></form><dd id="dqhhz8"></dd><div id="dqhhz8"></div><ins id="dqhhz8"></ins><abbr id="dqhhz8"></abbr></dfn>
                    位置: 首頁 > 情感文章 > 親情文章> 爸爸的拆遷款

                    爸爸的拆遷款

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 讀者文摘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11-27 閱讀: 次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1——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家拆遷,爸爸一下子從一個普通的小城工人變成了百萬富翁。款項落實的那天,爸爸給我打了電話,聲音有些顫抖,他說:“女兒,咱家的老屋拆遷了,爸爸有錢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我家來說,100萬太多了,甚至讓爸爸感到有些不知所措,可他並不知道,在上海,100萬太稀松平常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就是我畢業後甯肯留在上海遭本地人歧視,也不要回家過體面小城生活的主要原因。眼界決定一切。而且,我已經在上海找到了喜歡的人。他叫周一恒,地道上海人,是我的大學同學。他有著上海人特有的細膩和溫柔,唯一的不足是他的媽媽特別難纏,早在周一恒上學時,他媽媽就放言:“必須給我找一個上海的本地姑娘回來,最好是受過西方文化熏陶的‘海歸’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,爸爸又給我打電話,也許是喝了酒,有些口齒不清:“上海有啥好,你回來,咱們買一套大房子,剩下的錢都給你,你想幹嗎就幹嗎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極不喜歡爸爸這種善變的態度,8年前報考大學,我不想離家太遠,一心想要報本地的學校。爸爸卻說我沒出息,一氣之下,我才來到上海,如今,他又要讓我回去,做人怎麽可以這麽善變?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說:“爸,我在上海過得挺好的,我習慣了這裏的生活,不想回去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爸爸在那端說:“上海有什麽好?家裏有我們,有你愛吃的東西,還有你的親人、發小,你以前哪次回來都嚷著不愛走,怎麽如今讓你回來,你反倒不願意了呢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說:“爸,我在上海生活了8年,這個城市對我來說,不僅僅是繁華那麽簡單。我在這裏長了太多的見識,我的眼界已經放得很寬,我已經不能適應老家那種閉塞的壞境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爸爸沉默了很久,忽然說:“我和你媽媽年紀都大了,你離得那麽遠,讓我們以後怎麽辦呢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確實是我一直忽略的問題。作爲父母的獨生女,我就是他們未來的依靠。以後,他們會日漸衰老,病得不能吃飯、不能行走,甚至生活不能自理,到那時,遠在上海的我該怎麽辦?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2——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前只覺得自己還年輕,父母養老的事情離我還很遠,如今,我已經被時間推到了這個關口。趁著父母還年輕,我必須好好規劃一下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了很久,最終覺得讓父母來上海是最好的選擇。我不必回去重新適應小城的生活,他們也有人照顧。最爲關鍵的是,家裏有一筆拆遷款,這爲他們來上海安家提供了充分的經濟條件,100萬雖然不多,但是付一套房子的首付款足夠。這簡直就是兩全其美的辦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把想法和爸爸說了,卻遭到了他的極力反對。爸爸說:“我們一把年紀了,習慣了老家的口味和生活習慣,老友、親戚都在這邊,我們不願意再費心思去培養新的社交圈子。我們老了,現在只願意享受兒孫滿堂的天倫之樂,不願意承受顛沛流離之苦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願意回去,父母不願意來,橫亘在我們之間的距離未曾改變。日子一天天過去,他們一天天變老,日漸逼近的關于父母老無所依的困境,讓我常常在午夜夢回之際,倍感心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爲爸爸的堅持,讓他們來上海的事情只能告一段落。一個周末,周一恒打來電話,他想帶我回家見見他的父母。這意味著我的愛情生活將要取得突破性的進展。在去周一恒家的路上,我幻想了無數種與他父母交談的情景,卻萬萬沒想到,真實情況是那麽讓人寒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周一恒的媽媽得知我是一個外地人的時候,態度明顯轉變了,當著我的面,她直言不能接受自己的兒子娶一個外地人,尤其是一個在上海沒有房子的外地女人。因爲婚姻的意義不是互通有無的扶貧,而是一加一大于二。在這些冷言冷語朝我襲來的時候,周一恒埋頭坐在旁邊,連話都不敢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中午,我的心被周一恒的媽媽紮成了篩子,離開他家時,我第一次發覺上海的陽光是那麽刺眼,這座我生活了8年的城市,這座我以爲重塑了我的人生觀的城市,正在用現實的筆法,向我揭露物欲橫流下灰色的一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,我想到在我的老家,兒子領回家的媳婦再醜、再窮也是個寶,沒有人在乎這個兒媳能爲家族帶來何種利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給爸爸打電話,當聽到他那日漸蒼老的聲音時,我忍不住哭了。爸爸一直追問我怎麽了,我實在忍不住,便把談戀愛和在周一恒家所遭遇的事情統統對他說了。末了,我說:“其實我很愛周一恒,很想和他在一起,但他今天的表現太讓我失望。”爸爸在那端重重地歎了一口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3——
                      爸爸想開了,他要來上海。但他不願意親口對我說,是媽媽在打電話的時候向我透露的。我趕緊訂了機票,回家接他們過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從爸爸的臉上沒有看到一丁點“想開”的迹象,但他嘴上說的確實是“願意來上海”。聽說爸爸媽媽要跟著我來大城市享福,那幾日,鄰居、親戚們一撥一撥地前來相送,這讓爸爸更加傷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上海後,爲了安置父母的生活,我費了好大一番周折。買房子的事情不能急,我又重新租了一套大房子。一切安排妥當後,我趁著休息時間帶著父母到處熟悉環境。爸爸聽不懂上海人說話,也吃不慣這裏甜兮兮的食物,身體迅速消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周末,爸爸忽然說:“咱們還是趕緊把房子買了吧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拗不過他,便帶著他到處看樓盤,一家一家地走下去,在回家的路上,他坐在公交車裏感歎:“100萬真的不算錢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終,父母看好了一套60平米的兩居室,因爲是精裝的,一家人很快就能搬進去。大概是周一恒的媽媽知道了這件事,她讓周一恒帶我回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覺得已經沒有見面的必要,但爸爸堅持要我去。這次見面,狀況有很大改善。冷言冷語不再,代之以和藹親切的微笑,就像上次的羞辱沒有發生過一樣。臨走時,周一恒媽媽交代:希望找個時間,兩家人坐下來一起吃頓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半個月後,雙方父母正式見面。我以爲周一恒的媽媽提出會面的目的是談婚事,沒想到竟然還是談房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一恒的媽媽要給周一恒全款在上海買一套新房,她問我爸爸能出多少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愣住了。爸爸卻很從容,他說:“最近的房子就是給我女兒買的,我們老兩口要回老家生活。給我女兒買房子沒有別的原因,就是希望她以後找對象的時候有挑剔別人的資本,而不是被別人挑剔,至于您說的買房子出多少錢的問題,和我們家沒有一毛錢的關系,我們的女兒有自己的房子,當然要找有自己房子的男人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刻,只有這一刻,我忽然明白爸爸多年前和我說過的一句話:“女孩子在外面自尊自愛,比什麽都重要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笑著對周一恒說:“出于禮貌,我帶著我的父母來與你們見面,以後,我們就是陌路人吧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帶著父母離開的那個瞬間,我做了一個決定:我要回去,再也不會回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4——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爸爸卻要我留下來。他說:“來到上海後,發現這裏確實是一個好地方,有很大的發展空間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說:“那你們怎麽辦?你們把拆遷款都用來給我買房子,你們老了怎麽辦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爸爸說:“我和你媽媽還有退休金,一定會活得很好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說:“我想回去,我不願意再留在上海,因爲我發現,我對這裏的喜歡僅僅是因爲虛榮。這8年時間裏,我一無所有、一無所獲。讓我回到你們身邊吧,和你們一起過安逸的小城生活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辦理了辭職手續,找了一家中介把房子挂了出去。在等待房産買家的日子裏,我帶著父母到周邊遊覽了一圈,算是彌補對他們的虧欠。看著他們蹒跚的背影,我忍不住傷感:他們真的老了,但是對我的愛從未消減。原來父母本就沒有來上海定居的打算,他們不過是不能忍受我在外面所受的委屈,更無法直視我放棄夢想的痛苦,所以他們只好竭盡所能地成全我,盡可能地給我築一個高的起點,把我送進競爭的門檻,並爲我鋪就後路,然後功成身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對父母的良苦用心,爲什麽每個子女都如此後知後覺?好在一切都還來得及,我尚年輕,父母尚未年老,屬于我們的美好時光還有很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終,我和父母一起回到了老家。從此以後,我將陪伴他們左右,永不分離。
                  1. 上一篇:
                  2. 下一篇: 無怨無悔的愛
                  3.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      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                隨時手機看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