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頁 > 文摘大全 > 視野> 愛“放空”的以色列人

      愛“放空”的以色列人

      來源: 青年文摘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09-01 閱讀: 次
        在以色列工作生活了一段時間,我印象最深的,就是以色列人那種愛“放空”的勁兒。
        不管是在大街上、咖啡館,還是在郵局、銀行等工作場所,隨處可以發現他們處在“放空”或“半放空”的狀態。閑待著的時候,臉上是一股輕松愉悅的神情;工作的時候,則慢慢悠悠,無比耐心和淡然。
        慢慢地,我發現他們的“放空”不僅僅是一種精神面貌,還滲入到他們的生活態度當中。
        一個從事攝像工作的以色列同事,60歲左右,但你在他身上看不出絲毫老年人的痕迹。他就像一個20歲出頭的年輕人,不爲前途擔憂,過著晃晃悠悠、隨心所欲的生活。
        這份工作是他唯一的收入來源,雖然在以色列做攝像找多份兼職並不那麽難,但他不願意,他覺得這份工作雖然收入不那麽高,但足夠養活自己。
        業余時間,他還義務兼任自己家那幢大樓的樓長,爲鄰居提供瑣碎的日常服務。
        現在,他有工作就做,沒有工作就散散步。他說自己最喜歡的是到阿拉伯人聚居的東耶路撒冷散步,他在那有很多阿拉伯朋友。
        散步的一路是他最放松的時候,經常會遇到老朋友,寒暄幾句。每周,他還會特意繞道到一個開雜貨鋪的老人那兒,給他10謝克爾(約合18元人民幣)。
        他兩個雙胞胎兒子的生活也形同“放空”。雙胞胎20多歲,高中畢業服完兵役分別隨便找了個工作,有一搭沒一搭地做著,晃晃蕩蕩過了好幾年。
        許多以色列年輕人服完兵役會繼續到大學深造。
        我問他們爲什麽不去上大學,這位父親說:“他們還沒想好要學哪個專業,如果想好了,他們可能會去吧,我也不知道。”他聳聳肩,笑笑,絲毫看不到一個家長的焦慮。
        今年,一個多年前就認識的以色列朋友丹尼的生活也有了新變化。40多歲的他之前一直在一家網絡公司做著朝九晚五的工作,曾經拒絕升職,因爲不願承擔更多責任,更喜歡輕松簡單的生活。
        現在他已經辭職離開了那家公司,無所事事了一段時間後,開始在社區開課,向老年人講授攝影知識。
        時不時地,我會在社交網站上看到他曬在世界各地旅遊拍的美圖。
        他說,雖然現在授課的收入微薄,但這離他想要的生活很近。
        房東侄子的生活選擇,也同樣隨性。房東在歐洲居住,近期辦公室該續交房租了,我頗費周折終于聯系上房東在以色列的代理人——他的侄子。
        這個40多歲的單身大男孩環遊世界玩夠了,現在開始對宗教感興趣,把很多時間都花在了宗教學習上。
        跟他說起交房租的事,他說:“不急,等過些時間真正的房東(他的叔叔)從歐洲回來,跟他談吧。”
        以色列人的這種晃晃悠悠,讓我不解。這個國家一貫以科技發達、創新能力強而著稱,那麽這種狀態怎麽與傳說中的進取和創造力挂鈎呢?
        一個以色列朋友認爲,這樣的生活狀態,也是這個國家幾十年發展積累出來的,“另一方面,說不定,正是我們松弛、不拘一格的生活態度爲創新提供了空間和源泉呢?”
    1. 上一篇: 多大的隕石就會將人類趕盡殺絕
    2. 下一篇: 如何把蝸牛放進琥珀裏
    3. 猜你喜歡

  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  隨時手機看書